今年的港九培灵研经会是第89届,这是香港培灵会的老字号,这次我参加了,每次听道心都被触动,一些老生常谈的真理,今次听进耳里,像烈火,又像清风,带着苏醒人心的力量,炎炎夏日,听道可以全无睡意,哈利路亚!来自新加坡的曾金发牧师将生死祸福陈明在我们面前:基督徒不能又爱神,又爱世界!但我们若然坦白一点,就会承认自己其实又想爱神,但又不想不爱世界。

爱世界代表你的生命环绕着世界旋转,你爱什么,你做什么都是为了那什么。所以我们怎样做人,也显出我们爱的是什么。近日有一次跟朋友聊天时,聊到一间教会,朋友无意间冲口而出,说某某牧师真是世界仔,意思是用世界的方法做教会的工作。其实爱世界就不会待在教会,但为什么有世界仔的风范呢?

跟老一辈的牧者(现今年过60岁者)比较,新世代的牧者较多(只是比较,实际人数很少呢)给人世俗化的感觉,被指将世界的一套带进教会,用世界的方法治理教会。我认为这有时代的因素,不是某时代出生的人本质上较为属灵,另一个时代出生的人本质上较为世俗。你追溯老一辈牧者的历史,便会发现很多是在二十岁前后回应呼召,很快就入读神学院,并没有在大学接触过各样社会思潮的学术,也没有在社会打滚过,被灌输种种成功致胜之道;神学院毕业后,就在堂会开始事奉,一事奉就事奉到退休为止。每天生活在这种单纯环境,即使人在世俗化的社会,出污泥而不染不是梦。

但新一代的牧者,普遍上是在社会工作多年后,人生上半场完结,才入读神学院,再过几年才开始教会工作。这时候他们已有相当的人生经验和工作经验,这对牧养和教会现代化有好处,但针没两头利,不可忽略的是,心思形态可能早已被世界模造了,而有部分的思想方式和价值取向并没有更新。不是来自世界的就是不好,但思想固定而失去弹性,不能随圣灵感动而改变,就会生问题。越是深层的,越是隐藏的。你说教会举行世纪豪宴,一切都是为传福音,这是属灵,还是世俗呢?可不是黑白分明的事,内心的动机往往被自己压到万呎海底深处,探视困难。

我以前教过一个基督教与文化的课程,学员倾向对今日的社会文化何等败坏有强烈反应,但很不明白文化对自身的影响是何等的隐藏,日常生活文化的潜移默化,比坐着被动地听道,更牢固地形成思维,在不知不觉间,固有的思维决定我们如何看人事,如何过活。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