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耶稣的人因为有重生的经验,有世人没有的属天视野,里面有比这世界更大的力量,所以在理论上,在文化创新方面应该有更高的成就。但在现实世界里,很遗憾,又困惑,我们却看不见这是普遍的现象;相反,思想行为越是离经叛道的,创作力越是旺盛。在今日的艺术文化领域,正统的精神内涵往往只是依附陈旧的形式,给人“真理就是老土”的印象。

不时听到别人说,某某本来很有才华,但信耶稣后,创作水平低落了,再没有突破。不仅是信耶稣的,基督徒经历生命复兴后,都可能有这情况,而且在各种界别都有。他们诚心诚意追求神的使命,但创作上难求突破,后来索性放弃创作,可能转做教会工作,圆了事奉的梦。如果这是神的带领,转换跑道当然是好事。但如果只是因为再没有创作突破,而又不甘于过没有使命的人生,就跟着主流的事奉路线,却错过神给他们的命定,那就太可惜了。

为什么在信耶稣后,创作力大不如前?人生和人性都是很繁杂的,我当然没有标准答案。我只能分享近年的观察和体会。以前我是这样想的,这些在创作上已有相当成就的基督徒,信耶稣后,在宗教化的环境下成长,“宗教化”在他们心思里设置无形枷锁,这不利于创新。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后来我阅读创意心理学研究文章时,发现不少创作人是倚靠负面的力量引发澎湃的创作力。人们以为天才艺术家都是有忧郁症、狂躁症的,好像情绪病,甚至精神病,和艺术才华是钱幤的两面,但这是过于简单的推论,其实换个角度想想,有些人本来就有情绪病、精神病,而恰巧他们又能借用强大的情感力量激发创作。

这个发现让我想到,有些人在信耶稣前是倚靠负面的力量进行创作,信主后,知道不好,于是寻求改变,拒绝给负面情绪绑架,内心越来越平静安稳。但是,过去习惯地靠着负面力量,当失去这精神支柱,便难以激发新的创作。但不是注定这样的。重生的人有圣灵内住,理应有更活泼的生命力,但有些人脱离旧的,却没进到新的阶段,卡在“平静安稳”状态下,不退不进。水不前进,就是死水,水是不会逆流的,表面是“平静安稳”,实质上是倒退,走向衰亡。所有按神的形象被造的人都有创作的欲望和本能,当这能力步向呆滞衰微,是时候检视真实的灵性状况。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