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应邀为一间中文教会主办的培灵会作讲者,主题是“医治与更生”。教会的主任牧师及师母都是“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的学生,也是我们“祷告医治室”的核心成员。为这特会我献出了三个第一次。那是我第一次去到香港仔鸭脷洲这地方,第一次被称呼为“香牧师”,更是第一次尝试用中文去讲道。我来自英文教会背景,极少看中文圣经,去年为了应付这专栏才急忙把生了绣的中文抖出来打磨备用。

我宣讲的是天国的奥秘和好消息。神要我们知道,这历世历代一直隐藏着的奥秘,盛载着天国的丰富和荣耀。这奥秘就是:基督在我们里面,衪是我们得荣耀的盼望。天父把复活了的儿子放在我们里面,我们没可能作一个平凡、无力的人。我们更要知道,神的国并非空谈,而是满有属灵权能的。在这两天三节的特会,在场的会众重新确立了自己在基督里的身份和权柄后,立即被启动去按手为病人祷告,让病人得痊愈,果然有很多人经历了各种的医治,都纷纷跑到讲台上去分享。首先是教会的执事。他的左耳自从三十年前经手术取走了三块内耳骨及耳膜后,一直听不到仼何声音,可喜的是,当天现埸听力测试证实这左耳不但听得到,他更能轻易地复述聼到的说话,一字不漏!

一位姊妹因耳水不平衡引致经常头晕,晚上躺在床上也会感到天旋地转,每天需服用止晕药。第一场聚会接受祷告后回到家,发现晕眩症状完全消失了!第二天,她出席最后一埸聚会,在我讲道时她感到右耳懚懚作痛,似有仪器在处理耳内的毛病,到讲道结束时她感到听觉已得医治,立即致电给丈夫在电话里作测试,声音果然清晰,听力达九成的康复!她在年半前因感冒菌入右耳引致听觉受损,耳鼻喉专科顾问医生以类固醇针药打进耳膜内,试图挽救听力,但测验结果却显示仍有一些声音音频低于正常,故右耳听电话时欠清晰。

传道人同工带来另一个喜讯。她的爸爸右耳听觉退化,越见严重,五年以来近距离很大声的说话都听不到,令他极为沮丧。在培灵会上,他右耳的听觉竟然恢复了过来,现不再需要戴助听器,女儿的轻声细语他都能清楚听得到!除此之外,好些人身上的痛症,如五十肩、膝痛,都减退或消失了,本来痛得提不起来的手臂回复了正常的活动能力。拍掌欢呼声在会场此起彼落,好一个医治与更新的欢乐派对。

可是,最牵动我心,让我感动的是那三十多位伴我同行的“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学生。这队爱的精兵来自香港十多间的教会,当中有牧师,教师, 专业人士,也有在商场担当要职的。他们都放下繁重的工作,一连两天与我并肩作战,去宣讲天国的好消息,并即时示范了天国的能力。爱的精兵在会场左穿右插,全力以赴,为耳聋的作测试,为癌症患者祷告医治,有发预言去勉励和安慰,也有蹲在地上服侍脚痛的人。有一位坐轮椅九年的弟兄,在爱的精兵耐心的祷告和激励下,最终双腿能再次站了起来,喜极而泣,太太也开心得伏在我肩膀上哭了起来。我站在讲台上把这一切看在眼内,心想:好一队爱的精兵! 我很爱很爱他们!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校长, 祷告医治室负责人)

ICA Office: Tel: 2527 2270 (Monday to Friday, 9am to 5:30pm)
The Healing Rooms: Tel: 2102 0964 (Saturdays 10am to 12pm)
Email Address: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