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是德国神学家,一个是创立全球最大教会的韩国牧师,神学家与牧师交朋友,本来没什么特别,但他们的粉丝却是来自两个星球,几乎互不往来。最近我在网上读了一篇文章,知道他们惺惺相惜,我感到很神奇,又好奇。

德国神学家莫特曼在全球各地的粉丝,很多是神学界知识分子,他的神学被认为有普救论倾向,故此自由派的粉丝也不少。赵镛基牧师的追随者,很多是五旬宗和灵恩教会的,他讲天堂地狱,讲医治神蹟,讲第四度空间,讲丰盛,被批评为成功神学倡导者。二人有如两个对立门派的一代宗师,植根于很不同的文化土壤,但竟然在某个时刻相遇了。叶先泰在〈莫特曼谈赵镛基〉一文中表示,莫特曼在《五旬节神学期刊》的一篇文章里提及他第一次拜访赵牧师是在2005年,并有三个小时的神学对话,他认为赵牧师其实是“深邃的实践神学家与独立思考的人”,更让人惊讶的是,他认为赵牧师的“纯福音神学”是一种盼望神学,跟他的一样。莫特曼曾表示,五旬节神学与盼望神学其实有共同的根源。

《基督教论坛报》报道,2016年,赵牧师在台湾时,提及90岁高龄的莫特曼不久前到韩国有最后一次的演说,又说他们成为好友,因为大家曾在绝望中经历神。虽然二人沿不同路径发展自己的神学,但起始点却是近似的,都是源于苦难的经验。莫特曼经历世界二次大战,对苦难有深的思考,而赵牧师年轻时罹患肺病,濒临死亡边缘,绝望的痛苦他深深地尝过。

对我来说,他们的神学太深奥,我不太懂,我不是对他们的惺惺相惜有什么意见,我写他们的事,因为仿佛看见“汇合”好像来到我们的时代,分歧、差异、对立,在新的视角下有了修正的机会。在历史长河里,众多分支水流来到汇合处,形成大河。当然汇合不一定是好事,有些人会想到末世的邪恶合一,但也可以是圣灵在末世的合一工作,为修补历史中因人的罪性、软弱和无知所造成的裂痕。在神学对话中,彼此的观点可能会有所调整。但我们不应掉以轻心,以为什么都要合一,什么都要汇合,反而要求从神而来的智慧和带领,走出分裂的历史,进入前无例子的合一新时代。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