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傳聲基金會及852亮光行動合辦的「覺醒•憐憫」會議2017於6月中舉行,關注現代奴役及人口販賣趨勢。

852亮光行動創辦人Matthew Friedman分享他第一次接觸到人口販賣的故事。25年前,當他在尼泊爾擔任公共衛生官員,發現當地很多十二、三歲的小女孩就患有愛滋病,追查之下得知當地常常發生人販騙徒假扮有錢人去到貧窮的村落裡找一些有十二、三歲女孩的家庭,假意要娶他們的女兒為妻。辦好婚禮後,騙徒就會對女孩父母說要帶女孩回首都加德滿都,三個月後回來。其實騙徒將女孩帶到印度賣給當地的妓院,之後取走女孩的嫁妝金器逃之夭夭,繼續以這技倆去騙走其他女孩。很不幸地,這些女孩大多數都未必能夠再次回家,甚至身染頑疾最後死在印度的街頭。

奴役不單止發生在女性身上,男人和小孩子身上也會發生。例如在泰國漁船上,很多男人每天工作至少18小時,兩餐不足,只能吃魚和少量飯,如果生病了就會被棄置大海,要四年後才可回家。即使僥倖回家,由於這四年內沒法與家人聯絡,家中妻子可能已另嫁他人,導致家庭分裂。另外還有一些血汗工場例子,由於用獨特的採摘方法採摘可可豆,很容易受傷失去手指頭,工人要一直採摘到手指頭全都失去,沒法工作為止才能回家。還有在孟加拉曾經打破一個集團,發現他們利用五、六歲的小孩子幫手將有毒的藥水分裝到不同樽裝,因為大人對這些有毒藥水三個月便會出現精神侵害,而小孩子能夠支撐六個月。

在被奴役的4580萬人口當中,現時有25%約一千萬名婦女女孩在性工作中被奴役,另外75%是在做其他奴役工作,亞洲便佔有3000萬名。勞役多數發生在人口密度高的城市,加上政府貪污,更加助長奴役制度幾百年來不斷發生。不過不要以為這些事只發生在貧窮的發展中國家,實際上是每個城市都會發現得到。即使在香港,現時也約有26,000勞役人口,一半是性工作者,另一半是家庭傭工。印尼傭工來港前已在自己國家欠下一筆債務,在港的人工基本上全用來還利息,要工作很多年才能完全還清,可悲的是她們自己都不知道已是奴隸,還以為只是碰上了不幸。

奴隸人口增長迅速,去年已有900萬增長,即是每日有25,200名,每小時有1060名,每4秒便多一名奴隸。現時獲救的只有78,000人,相對4580萬的奴役人口只有0.1%。用作營救的基金也不及人口販賣所獲的利益的0.23%,而由販賣人口所得獲利每年超過一兆港元。現時參與對抗人口販賣的志願者約有一萬人,相對50萬名販賣人口壞分子不足2%。若要制止現代勞役及人口販賣繼續發生,首先要防止更多人進入這個奴隸制度。由於受害者因為面子問題而不願說出真相,所以讓很多人繼續受騙步入奴役陷阱。加上法律上有很多複雜的地方,讓能夠真正提出檢控的個案很少,所以很難打擊人販集團。其次是保護獲救的受害人,讓他們有安全的地方居住,教育他們重新建立,再次融入社會。

(特約記者張綺薇報道)

伸延閱讀:國度1分鐘(2) – 人口販賣

伸延閱讀2:打擊現代奴役制度 來自屬靈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