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是今日媒体很热门的话题,早前我才突然注意到家里电饭煲上的“AI”标志,原来不知不觉间,人工智能科技已进入寻常百姓家。自从AlphaGo击败世界棋王后,人们开始认真想一想,人工智能可能真的会有“无所不能”的一天。也许不像科幻小说那种剧情,人类创造出来的电脑反过来管辖人类,但迫在眉睫的危机是饭碗被抢,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什么人的饭碗被抢去最多。在我看来,也不用担心因失业而没钱生活,为防社会过于动荡,更多国家将会考虑实施全民基本收入。

然而,我不认为全民基本收入是最好的方案,但若然失业问题太严重,我当然不会反对。我只想说,社会不应只着眼于工作的收入,却忽略工作的意义。今天媒体讲述种种人工智能威胁论,往往转述富豪们的解决方案建议:全民基本收入,好像就只有这条生路可行。当然,为生活而工作,本身是属灵的,圣经说,人人都应享受劳苦的结果,所以为供应生活需要,而辛劳工作,是人的责任。但有些人可以超越责任的意义,而将工作的价值升华,成为梦想的实践,使命的达成,最高层次是神圣的呼召,到了这境界,工作就是一种幸福。

你可能会这样想,可以去做人工智能不能做的事情,不如搞艺术创作吧。但有人已研发了写诗、绘画的电脑程式,甚至分析当代著名艺术家的技巧和风格,而进行天衣无缝的模仿。人类和电脑真的再没有大分别吗?

电脑的确可以更快、更准确、更完美,进步程度是人类的千倍、万倍,而且不会喊辛苦,不会闹情绪。但电脑本身无法创造文化,因它不寻求意义,也不能告诉我们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情,而意义是人的独特追求,是按照神形象的人才有的特质。因对意义的追求,人类社会发展各式各样的文化。

普天下的生物,就只有人类会追求意义,而且是一生的追求。终极的意义是关乎我们为何活着,而这与神圣的召命有关。神呼召的是人,而不是人工智能,当某些工作渐渐被取替时,这更迫使我们清楚看出自己的身分和位置,在变化莫测的世界里寻回不变的使命。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