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祷告医治室”有一个传统,就是每当有客人在祷告服侍后証实得到医治,如耳聋的恢复了听觉,肿瘤消失了,长短脚对齐等等,多不胜数,他们都会兴高采烈地在众人面前分享,每每有在场的其他病人,因为亲身见证到医治的神蹟而信心大增,也会同时得到医治。举个近例,有一位客人被双膝的疼痛和麻痺困扰多时,经我们小组祷告服待后,症状全消。她分享见证后,即席按手为在场十多个有痛症的人祷告,共有八人身上的痛即时消失了,其中一位是我们超自然事奉学校的学生,她有廿年不能屈膝向下蹲,现在能轻松自如地蹲低站立再蹲低,教她惊喜万分!

这让我想起去年发生在碧加身上的故事。那天早上,“医治室”内人头涌涌,在专心聆听客人讲述刚得到医治的经过。她双腿无力,寸步难行,需要拐杖的辅助已三年多了,祷告后她重新得力,走路不再需要拐杖,以往不能做的动作现都轻易做得到。她兴奋地作示范之际,我见到一个女的在“医治室”的另一边多次来回的短跑冲刺,跟着举起双臂弹跳起来欢呼:“你看我!过去十年是不能跑不能跳!”我们看着也惊讶不已,因为她刚进来时明显是不良于行的,现在却连跑带跳,手舞足蹈的。

十二年前,碧加的父母在短短半年内相继离世,她大受打击,了无生趣,躲起来哭了好几个月。为免触景伤情,她连教会也不再去,过著被隔离,无朋友,无倾诉对象的忧伤日子。箴言17:22说﹕“心里喜乐好比良药,心灵忧郁使骨头枯干。”一年过去了,碧加发现双腿麻痺,四肢无力,一连串的检查和测试结果显示自身的免疫系统出了乱子。2006年,她被确诊患上了多发性硬化症 (Multiple Sclerosis)。这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的慢性发炎,不能根治,只能靠药物去控制病情。因四肢僵硬的缘故,碧加走路像铁甲人,步伐摇晃,行动缓慢, 不能跑或跳,也失去了工作能力。医生对病情的预测并不乐观,她需终生服药,每天要为自己施针,把干扰素打进血管内,出入坐轮椅更是迟早的问题。

自“短跑冲刺”那天开始,碧加康复神速,她的身体四肢回复了柔软,行动恢复正常,整个人年轻了十数年。感恩之余,她在“医治室”当义工,协助前枱登记的工作。每见到有不良于行,或坐轮椅的客人,她会出示政府发给她的永久残疾人士证件说:“我被判永久伤残十年,耶稣医好我,今天我能跑能跳,做个神合用的器皿!”圣经说,祂是仁慈的父和赐一切安慰的神,我们遇任何患难祂都安慰我们,使我们能够用衪给我们的安慰去安慰那些在各样的患难中的人。这正是碧加今天的写照。

若今天的你感到心在淌血,活在痛苦的煎熬中,请紧记诗篇34:18-20这样说:“义人向耶和华呼救,衪就垂听,拯救他们脱离一切患难。神要安慰悲痛欲绝的人,拯救心灵破碎的人。义人也会遭遇许多患难,但耶和华必拯救他,保全他一身的骨头,连一根也不折断。”奥秘就是:活在你我里面的基督,是荣耀的盼望,在祂里面永无绝路, 衪的名字是拯救。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校长, 祷告医治室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