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5日,泰国清迈的“族群聚集”,约1200位家人出席,包括少年人与小孩子,其中穿着少数民族服饰的约占四分之一。家人来自39个国家,出席最多的是华人。聚会的形式非常自由,有歌唱,有舞蹈,大多都伴着原住民的战舞与呐喊,跟一般教会的敬拜相当不同,大部份家人融成一体,投入敬拜。

原住民与汉人和好

据家人聚集核心团队的许忠实牧师提供之消息,聚会一开始就请台湾家人上台分享。原住民谈到他们的自卑、惧怕、退缩,是因为被欺负惯了,觉得自己不重要,不起眼。因着被伤害,他们一向称汉人是“坏人”,是“小偷”,是“放屁族”, 极难信任,更不易同行。随后汉人也述说他们这几年来如何被圣灵催促,去到原住民当中,不说,只听。他们在聆听过程中被震撼,因而羞愧,坐不住了,就只能跪下哭泣,不停地说:“我们错了,求你们原谅。”如此到一个地步,汉人终能取得信任,然后被牵着手,再去到另一族又一族,再认罪,再被饶恕,被接纳。经过好几年的过程,原住民才终于能真心地跟汉人走在一起,改口不称汉人为“坏人”。他们现在以神的眼光看彼此为宝贵,立约成为家人,于是双方都丰富起来,成为土地的祝福,也叫天父的心欢喜快乐!

对此,许忠实表示非常惊讶。“台湾如此真诚的分享之后,在这次聚集中再也没有任何族群提到过去的伤心事了,只有在敬拜与拥抱中彼此肯定、尊荣,恢复族群的定位。我相信那是因为多年的同行已经有过一次又一次的认罪,也累积了一层又一层的医治,才有今日的呈现。今天,我们继续选择用敬拜来占领地土,用歌声来叫敌人闭口,用舞蹈来表露我们神的掌权!”

少数族群医治列国

聚集过程中亦有介绍来自不同地区的家人,例如印尼。印尼有1000族,600种方言,整个国家分为3个时区。当印尼家人带敬拜时,一位爪哇来的家人分享说:“我看见这里像阅兵台,我们都一同站立在主的面前。敬拜中的哭泣不只是印尼的,乃是所有族群的,我们从心底在呼喊阿爸,深渊与深渊在呼应。我们回家了,我们得到爱了,所以能去服事人。我们以前是杀人族的,如今我们出去为神得人了!”在聚集中,父老们手搭手连成一个长的隧道,让一千人从中经过,并趁经过的机会,父老们也为他们按手祝福。

许忠实指,少数族群是神心上的宝贝,是神末世的秘密武器,这个仇敌也知道,所以早就厉害地攻击他们,令他们几乎歼灭。然而,神能从炉灰中带出喜乐,从枯骨中建立军队。多年来神说祂的心不满足,除非少数民族进来,基督的身体不能少掉族群,他们是拼图的最后一块。如今神正伸出祂的膀臂,将族群一个个带入祂的家中,并在合一里带下权柄,破除仇敌的能力,夺回每一族群原有的产业。 “看看你的前后左右,我们真的是一家人,是一个身体,你相信吗?要相信,但信心不是强求来的,信心是启示,然后宣告。2017年,神正在做大事,5月族群的聚集后,6月29日又有加拿大Montreal的聚集,各国的代表要立约,成就耶稣在约翰17章的祷告,到时将释放又一更高层次的合一。11月将有埃及的聚集,明年春天亦有韩国的聚集。”这就像以利沙要约阿施拿箭击地(王下13:1 8-19),一击再击,直到属灵的联合国兴起,相信合一会带来权柄,地上所捆绑的天上捆绑,地上所释放的天上释放!“我们将对北韩及许多国家说:‘让我的百姓去!’这不是我们能做的,但神会做。”

提到原住民医治列国的果子,另一位家人聚集核心团队何宝生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美国和加拿大以往是用圣经的根基去建立神的国度,但双方在处理原住民的事上都出问题。加拿大的命定就是医治列国,然而自01年至今17年,家人同行出现一个问题,就是加拿大团队因不同意戴冕恩牧师而分散了。“这几年,神叫我们留意少数民族,祂正在医治列国、各族群。现在神正让我们把列国和族群的果子带回加拿大。”

属灵联合国成立

何宝生称,有一位加拿大人原住民,父亲是原住民领袖,他代表原住民欢迎戴冕恩回家。以往戴冕恩在加拿大时,曾和加拿大5大原住民族群认罪和好、合而为一,族群给教会权柄行走在他们5族之间。戴冕恩离开加拿大团队之后,他们却分散了。17年后,这个族长看到家人同行的成果,列国和族群的合一。列国的家人再次拥抱加拿大人,而被加拿大人承认。

另一边厢,澳洲5个主要部族的领袖合一并立约,原住民对土地的权柄比教会更大。少数民族有土地的权柄。这次有超过一千人聚集,带着列国加族群的权柄。

何宝生又提到,神跟戴冕恩说,1945年成立联合国,而神会给世界70年去证明人造的联合国没有果效,祂要在地上彰显属灵的联合国。在5月2日族群聚集期间,联合国就有一个会议讨论原住民的权益。属灵的联合国成立,就是列国及族群足够的代表合起来成为家人的时候,就有更大的权柄。从未有这么多族群走在一起,由他们带领聚会,可以自由表达,获得尊重。“这个运动由尊荣犹太人,到结连以实玛利,到这次的原住民。”

(记者林暐皓、陈淑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