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的教会呈现多元发展,南北半球均出现增长惊人的超级教会,但同时小型的新兴独立教会如雨后春荀冒起。这类教会在初期发展阶段,组织架构一般不严谨,而权力往往高度集中于创办人身上,缺乏互相制衡机制。倘若创办人出现问题,教会便会面临瓦解的局面

本报今期报道“真实的敬拜”(Authentic Worship)事工及教会MCCC(Messianic Christian Community Church)负责人公开承认教义、性道德和金钱三方面的操守问题。MCCC是新兴独立教会,不属任何宗派,负责人已宣布停止公开聚会。今次事件引发对属灵遮盖的反思。

据本报消息,上述事件被揭发后,扰攘半年,才有今次的公开交待,但至今仍未知道事情会如何跟进。在事件被揭发前,不时有针对负责人操守行为的传闻流传于信徒群体中,却没得到正视。

圣灵更新运动恢复教会的活泼灵性,而着重个人主观领受和自由运作的特色,加上后现代社会文化的独立自主精神,新兴独立教会数目有上升趋势。由一两个人领受异象,便开始聚会,继而建立教会。这类教会的优点是高度灵活,不受传统及组织架构束缚,有较大的自由发展空间,让创办人更能跟随圣灵的感动而行事,而不用将时间消耗在会议和讨论上,以取得会友的共识,才可开展工作。但由于权力过度集中在创办人身上,缺乏制衡,人性的软弱便会成为教会的致命伤,甚至可以使所有事工完全停顿。

其实,圣灵工作和监管制度并非彼此排斥,恰当地设立监管是为保护群羊建立属灵遮盖。新兴独立教会虽然不从属宗派,但可以加入一种具有属灵权柄的联会组织,例如使徒性的网络,这样可以获得属灵遮盖,而行政仍然独立自主。另外,教会内部应设立良好的监督团队,由圣灵充满又有美好品格的领袖组成。一方面与其他教会结成网络,有在上应当顺服的权柄,并获得属灵遮盖,另一方面在内部有完善的监督制度,这是新兴独立教会现今可行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