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喜欢绘画,同时又提醒自己:“我是基督徒啊,画出来的东西要有基督教的信息!”于是你拿起画笔,战战兢兢开始创作,你会画出什么呢?让我猜一猜。我不是先知,只是根据过去观察,再将你典型化,我猜想,你会画十字架、绵羊、牧羊人、百合花、一束葡萄,还有缤纷的小心心,以及从上而下一束明亮的光。

不一定用这些经典的圣经象征物才能表达信仰,这却是别人一看就立刻认出是基督徒作品的方法,但我不相信这是你的创作目的,故意让别人知道你在进行一项属灵的工作,不,我想你有更高层次的创作意图。我们透过艺术媒介表达对神和真理的经验,却不是在复制圣经,所表现的内容还可以包括生活记忆、对人生的感受和认知等,那么画出来的东西岂只有圣经的象征符号。当然使用圣经的象征符号绝对不是问题,问题只是创作者自己有没有受到不必要的观念所限制,结果创作变成重复,失去原创性。(其实,圣经的象征物不只是十字架、绵羊等,圣经作者都是象征手法的高手。)

有一个常见的矛盾情况,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样呢。一方面固执地使用圣经的经典象征物,另一方面却好像不太相信圣经里有给你进行创作的灵感,于是你从很多渠道找寻灵感(幸好没有参加新纪元的什么觉醒课程),就是没去圣经里汲取灵感。你可能固执地认为圣经就是圣经,一本指导人生的神圣之书,怎能与创作扯上关系呢?创作就是与人生有关,这样去想,我真看不出为什么圣经里找不到创作灵感。

在中世纪的欧洲,圣经是不少艺术家的灵感来源,有些还是经世之作。当宗教被推至边缘,就越少艺术作品与圣经有关。有些人可能会反驳,中世纪的艺术家要为教会服务,他们被动地采用圣经主题。今天我们高举自由创作,不认为“被给予主题”的艺术任务有高的价值,但别忽略有才华的艺术家,本身也有能力对古老的主题进行创新,又有卓越而创新的艺术技巧,让他们的作品不落俗套。

生活中寻找题材是老生常谈的话,我们感官所接受的资讯,都有可能成为创作题材,但为什么就没包括圣经呢?抚心自问,我们到底有没有信心,相信圣经是神的话语,因此是带着孕育生命的创造能力,如果有,你其实已相信圣经是创作灵感的源头。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