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会在过去半世纪热衷于教会增长研究,其间衍生不同的增长模式,而作为文化输出大国,也满腔热诚将教会增长的理论、教材、专才带到世界各地,香港是其一受惠地区。然而半世纪之后,虽然教会经历人数增长,但社会文化不但没有与蒙恩相称的进步,更有被攻陷的现象,自由主义、性解放思潮、消费主义等相继渗入教会,于是开始探索健康教会的本质,重塑教会在世界上的身分和使命。

台湾的周神助牧师曾表示,台湾众教会过去热心追求教会增长的知识和技巧,但却是在教会开始合一后,真实的增长才出现。香港的教会也曾经有教会增长的热潮,以此为主题的讲座和出版出现过蓬勃发展,但调查数据却显示,整体教会只出现微增长,而青少年信徒的流失更响起警号。事倍功半,而事奉工人为增长达标已筋疲力尽,难免有一场空的感触。

随着香港政治气候的改变,近几年关注焦点移至政治和社会参与等议题,但似乎停留在讨论阶段,整体教会失去可以全力委身的目标。当教会增长已不是热门的追求目标,在这热潮后,教会应当开始寻求新的目标,或是回归最重要的问题加以反思,就是教会本身存在的意义?后者当然为最重要,这是关乎教会的身分,也是一切事工及发展的原因。知道自己是谁,才晓得怎样才是健康成长,成长的目标是复原神对教会的心意,回归才有复兴,“复”是在“兴”之前,这是属灵兴旺的次序。

耶稣和使徒没有将教会增长看为圣徒的目标,是神将得救人数天天加给他们。神不愿看一人沉沦,得救人数的增多,确是神所喜悦的,但这不一定为个别堂会带来增长。增长是数字的量度,而得救之人可以被差派到各地,而不必聚合在一处。保罗使徒对教会的劝导,多是关乎属灵素质和人伦关系,忠心、圣洁、仁爱等等,才是基督的教会的标记。多结果子很好,但果子若不好,树木本身其实出现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