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好朋友家作客,他亲自下厨做家乡四川菜,我当副手,重任是把大盘的朝天椒大蒜切成粒状丢进热锅里,呛得涕泪交流。这位被公认为商业奇才的W老板一边炒制著辣子鸡丁,一边在回顾过去一年的种种。他说,在公在私都出现了突如其来的变量,没可能发生的都发生了。在商场上素来目光如炬的他感慨地说:人算不如天算!

深悟到人的智慧和计算终归有限的他在日记上这样写着:神的智慧没有穷尽,深不可测,祂的计划永不落空。谁能测度神的深奥?比诸天还高,比阴间还深,我能知道什么?我能做什么?人又算什么?

坐下来吃饭时,我跟他讲了一个“人算不如天算”的故事﹕1991至2008年间,我的时装零售店开在港岛中环银行区。租约每两年修订一次,想必是方便大业主能每两年乘势加租。不管经济好与坏,租金从来只加不减,议价空间也等于零。2002年11月循例收到物业代理书面通知,舖位将在2003年5月约满,我方必须尽速表明意向。续约的话,新租金呎价是54元,否则约满时收回单位另租。我的去与留当然交由天父这位CEO作主,因此从收通知那天开始祷告等候。可是四个月都过去了,从天上而来的只有沈黙。于是我把行动升级,禁食祷告了三天,但沉默依然。2003年3月,眼见时间迫近,担心再不表态便会遭业主收回舖位,白费了努力耕耘多年的心血。凭我十多年零售经验得来的计算,54元呎价虽然偏高,但绝对是有利可图,于是去信表达了续约的意向。那是2003年3月15日。

人算不如天算,不出数天,沙士疫症在港爆发并迅速蔓延,令全城陷入恐慌,学校宣布停课,多国对香港发出旅游警示,到处人心惶惶,各行各业大受打击。我的店连续十四天零顾客、零收入,更听闻有十数间商舖连夜关闸跑掉了。我连忙去信物业代理,撤回每呎54元续约的意向。这才猛然醒觉,天父多月来的沈黙本是衪的策略。除衪以外,人岂能预计得到一个闻所未闻的疫症的将至?

5、6月,沙士疫情受控,世卫剔除了香港疫区之名,店铺生意迅速复苏。这时候,从天上而来的下载明朗化﹕“续约呎价不得超过32元,那怕只超出了五角,都不得留下来。”6月中,业主特别派了高层来见我,建议呎价由原先的54元减至45元,另免我五个月的租金。这商厦数十年来的作风,是宁可空置铺位,也绝不在租价上妥协。这回不但落价,更破例免租,条件非常的吸引﹗然而我仔细一算,不妙﹗$45 ÷24月x19月=$35.62元﹗从商业上的计算来看,$35.62和$32不过是$3.62之差,实在是微不足道的数目,但神有言在先,我不可心怀二意,唯有婉拒了。高层错愕地说:“可知道整幢商厦以你的条件最优惠?唯一能享有免租期的只有你﹗”他不理解的是,人的计算VS神的计算=天VS地之分别﹗神若要我续约,衪自会作出安排,业主也得配合著的。

再过两星期,大业主出动了自己的亲信带来新的建议﹕呎价40元,免租五个月,也即是每呎31.66元。成了﹗从天上而来的策略,带来超低的租金﹗往后的五年,直到2008年离场,我店所付的租金都一直由天父去掌管,也保持着是全塲最优惠的。

箴言16:33说得好﹕“人可以摇签求问,但耶和华决定一切。”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校长, 祷告医治室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