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者不单是最大的艺术家,更把创作艺术的能力赐给人类,成为表达情感的最佳工具,将说不出的话展露出来,更可应用在心理治疗中,使受伤者得医治。“艺术治疗”近年在坊间渐渐兴起,可惜与信仰结合的却不多。“艺觅心理治疗中心”“杏树枝创意教育”早前合办艺术治疗与信仰”讲座,由注册艺术治疗师及婚姻及家庭治疗师董美姿主讲,从信仰角度探讨艺术治疗,以及艺术在教会工作的应用。

回转才是真医治

董首先以信仰角度指出“治疗”的定义,就是生命得以修复达至完整,正如以赛亚书6:9-10说﹕“你去告诉这百姓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要使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便得医治。”原来对自己、对事情真相有更多“看见”、“了解”,回转到神那里去,才是真正完全的医治。作为艺术治疗师,董强调自己并不是医治者的角色,只是负责帮助对方。

所谓“艺术治疗”只是简称,是指以艺术作为沟通工具,进行心理治疗,完整名称应为“艺术心理治疗”。“艺术治疗”的过程中,必须有一位治疗师作为“第三者”,因应受助者创作艺术作品时的状态作出观察、分析、评估、介入,再而进行心理治疗。董认为,执行“艺术治疗”的治疗师必须具有认可的学历,持有专业辅导学会的专业会员资格,确保治疗对象得到有质素的帮助。她又提醒,艺术治疗并非指自己独立创作艺术,那只是减压,不是真正的“治疗”。

艺术治疗着重受助对象在创作过程中发掘、理解、认识自己,进而有所改变。透过绘画、陶艺、并贴、雕塑、书法、摄影,甚至写作等等不同类型艺术创作,受助者可以认识他们的感受,知道这些感受如何影响他们的社交、对事情的期望、如何做成焦虑。他们对自己的作品会有不同的回应,有些人会对作品认同,另一些会感到惊讶,抑或是不愿接受,这都反映了他们的心理状况。

创作中发现自己

创作时,受助对像会不断跟作品互动,调整自己的作品,例如加入颜色、素材等等。“作品会告诉你‘够不够’,满不满足到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治疗师运用人类学、心理学知识,辅导技巧去观察对方,提出问题引导对方思考自己的创作行为,却不会介入对方的创作思路,例如问﹕“你有没有发现自己……?”受助对象在创作中会找到满足感、新体验、新想法,并在治疗师的提问及引导下,发展出新的目标、期望、愿望。“这一切都要靠自己去经验。”心理辅导的功能并不是告诉对方怎样去做,而是提供安全、开放的环境,引导对方自我发现。

“治疗师永远不会判断对方所画的是什么,而是会去问对方,他们想要表达些什么。”董指出,艺术治疗并不是心理分析,不可以只看作品来判断创作者的心理状态,因为在不同情况下创作,创作者所想要表达的东西都不同,不可单凭符号、标志性的应用去阅读作品。

董又引用科学分析指,人类的理性思考常常受情绪影响,而“艺术治疗是左右脑的平衡。”脑部很多东西不是语言文字可表达的,尤其是儿童、曾受创伤者。“有些人在创伤过后,脑部产生保护机制,告诉自己某些事情不曾发生过,因而失去了某些记忆。”透过创作,脑部可以处理情感的部份,以致我们可以再次以理性分析问题。有时候,一张图片会勾起回忆、想法,刺激右脑情绪、联想。另外,太过私隐的事情,人有时不想从直接说出来,却可以透过创作去表达。有些艺术创作,更会表露出自己缺乏、想要、期望的东西。“例如以‘快乐的一天’为题,有些小朋友会画出一个游乐场,原因是他们平日很少时间到游乐场玩耍。”

小心选择治疗工具

提到艺术治疗在信仰中的应用,她说﹕“基督信仰的最大目标,就是重修跟神的关系,艺术治疗在信仰上的应用亦是一样。”基督徒信主后并不是立即与神完全连结,而是要经历一个旅程。我们经历过失去后,就会寻求长久的东西,知道什么才是可靠、永恒,认识真正的爱,才懂得爱其他人、爱自己。艺术治疗正正就是有助于这个发现旅程的工具。

另一方面,董提醒,某些艺术治疗的应用与信仰亦有冲突的地方,例如较著重个人主义,强调每个人都有治疗自己的力量,甚至会借助其他灵界力量,如气、磁场等等去做心理治疗。从“禅”而来的静观默想,跟信仰也有冲击,基督徒必须小心分辨。至于现时流行的“禅绕画”,以绘画缠绕线条来默想,也有异教根源。此外,透过绘画“屋‧树‧人”进行心理分析,其结果受文化、环境影响,亦不一定准确。

最后,董指出艺术在教会中的应用可以很广泛,包括透过创作及分享得到鼓励。无论是装备成为艺术治疗师,寻求相关服务,或是在教会中进行艺术创作,艺术技巧并非最重要,更要紧的是懂得欣赏神的创造。

(记者陈淑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