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举行的“神学路思培灵研经大会”,课题涉及政治、经济和生活,都是现今社会人士认为“落地”的事务,相比传统的培灵会,内容更着重于神学对今天世界的多方面积极参与,同时有更新对福音的诠释的神学任务,而后者显然是影响前者的重要因素。虽然“做神学”是在世界里不断实践的过程,但每一小步的起行都是先有思想的意识,想法先于行动。当福音的定义出了偏差,神学反思在复原真理上就有必要,然而不可忽略的是,我们所使用的神学眼镜本身有没有偏差了?如果有,我们需要从哪里开始修正呢?再次借用世界的哲学,或是从圣经寻回诠释真理的模式?

“神学路思”是由本港不同神学院的老师发起,希望建立一个有多元神学向度的平台,而宗旨是“对整全的福音作具深度及在地的诠释”。这个宗旨意味着今天教会对福音的诠释有三方面的欠缺:不够整全、不够深度和不在地。正如讲员之一、赵崇明牧师在工作坊上表示,今天教会所宣讲的福音,仅关乎个人的“灵魂上天堂”,因此不够整全、不够深度和不在地。

使徒时代和初代教会对福音的诠释确实与今天的普遍认知有别。对福音的诠释的改变,不能不追溯至三至六世纪的教会时期,当时外邦教会极力与犹太信徒割断关系,属灵文化承传出现断层,后来外邦神学家从希腊哲学吸收养分,开始发展“灵魂才属灵”的信念,讲道更集中在灵魂得救的主题上,渐渐淡化福音对全地(世界)的救赎,而将“新天新地”的意思属灵化。宣教学者大卫‧博许(David J. Bosch)在其著作《更新变化的宣教》中表示,当时教会受希腊哲学影响,一方面撇掉末世论,另一方面强调灵魂得救,导致信仰内容的焦点从神介入人类的未来,转移至行善有赏赐,并有上天堂的福气。

无疑,现今神学的重大任务是更新福音的诠释,以致教会发展合乎圣经的整全使命,福音的扩展不是仅关乎个人的灵魂救赎,而是世界各方面的文化内涵、文化结构都是神国实践的范围。然而,神学本身也需要更新,可行之路是检视在过去历史中受希腊哲学的渗透影响,并展开属灵寻根,尊荣与新旧约时代已领受神话语的希伯来民族的属灵遗产,而这也是尊荣神的拣选,就是祂在人类历史上行事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