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5日,72個國家於法國首都巴黎召開中東和平會議,各國派出高級外交官參加,目標是要重啟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和平進程,只是以巴雙方都沒有派代表赴會。前以色列駐聯合國大使普洛瑟(Ron Prosor)評論會議的成果,認為會議在錯誤的時間和地點舉行,也傳達了錯誤的信息。

普洛瑟表示:「幾個星期前,法國人和英國人舉手贊成安全理事會的一項反以色列決議,並且在1月15日召集世界各國到巴黎,進行另一次愚蠢的行動,旨在『促進和平』的誤導性標題下,執行該決議的內容。」

他認為這會議不會改變任何東西,就像在聯合國大會決議中確認巴勒斯坦人作為「非成員觀察國」一樣,沒有任何改變。它所做的一切都是提高期望,最終只會帶來沮喪和暴力。愛因斯坦將「瘋狂」定義為一次又一次地做同樣的事情,卻期待結果會不同。國際社會什麼時候終於意識到,一再給予巴勒斯坦人的單方面認可,是一種錯誤?

他又認為,這次會議缺乏任何真實的內容。國際會議應該作為一個平台讓雙方進行直接談判而達成協議。

預計這次會議將重申安理會的一項決議,鼓勵抵制以色列,更判定哭牆、東耶路撒冷和其他地方是「被佔領的巴勒斯坦領土」。當然,會議不會處理和平的真正障礙,例如巴勒斯坦拒絕承認以色列是一個猶太國家,因此結果乏善足陳。不但沒有讓雙方接近,而是將他們推離談判桌,加劇僵局,鼓勵暴力。

另外,會議在一個可悲的時間舉行,就在美國新政府宣誓就職和法國即將舉行的大選之前。普洛瑟形容:「奧巴馬政府給予以色列一個冷冰無味的甜點,伴隨著法國廚房在廚師被更換前一刻,遞上即興開胃小菜。問題是,廚師喜歡干預他人的事務,完全忽視其他水深火熱的種種問題,比如敘利亞的種族滅絕,歐洲內部的恐襲和移民問題。」

地點也是錯誤,如果在開羅聚集是不錯的,在巴黎則不然。毫無疑問,以巴和平進程必須重啟,但應通過在「2 + 6區域會議」的方式,由美國和俄羅斯主持,有埃及、約旦、沙特阿拉伯、海灣國家、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參與。

(來源:Y Net News,2017年1月15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列國要明白神對以色列地土的計劃,而不是作出政治正確或順從穆斯林國家的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