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有八年时间我在《国度复兴报》担任采访及编辑工作,在此之前,我的文字事奉就只有文艺创作。在人手严重不足和资源也严重缺乏的机构工作,工作量和压力是相当的大,我不得不搁置创作,直至两年前安息年才喘喘气,创作的脑袋重新启动。在神的恩典下,过去一年出版了两本童话故事。创作虽让我感到人生充实,但我其实也享受采访和编辑工作,而去年突然开展创意教育,为什么我有这个转变?原因简单不过,因为神的呼召,然而在探索过程中,也有些观察,让我感到这是我现在当行之路。

首先用一句话简单地表明改变的因由:没有好的内容,只有媒体,就好像只有空无一物的碗。媒体不论多么厉害,不过也是载体,它的命定是承载内容,没有好的内容,它就不能实现命定。过去当编辑时,不时收到投稿,但数量很少,还得主动四出搜寻好的文章,但在这工作上很有挫败感。写见证的,内容千篇一律,讲意见的,好像覆述别人提过的观点。当然香港不是完全没有思想高深的,但形式也高深,而且没有情感,对一般的读者来说,有太阳与地球之间的距离。今时今日,有人还会为写作牺牲滑手机、上网时间,我深感敬佩,但很可惜,无论多么费精神,还只是为这资讯爆炸的世界产生更多的内容。

什么是好的内容呢?我只想提及一种,是我很渴求看到的一种,就是有感染力和创意的内容。最近跟一位改革宗教会的牧师谈话,他说,基督徒创作的东西,水平应该高于世界,我同意,不是因为基督徒出品必属佳品,而是真理释放我们,盲的如今得看见,有属天的视野,看事情应该是看到深入而独特的,有这世界没有的视角。但我们却好像不是这样,缺乏创意的一个原因,是今天我们接收太多资讯,而心思“被动”而不断被外来的资讯所模造,想出来的都跟别人一样。反而在媒体不发达的年代,想像空间更自由,创作也更自由。我们强调基督释放了我们,那么心思怎能不会自由呢?所以我们是有盼望的,经历信仰的更新,同时也会造就创造力。

当我们的心思自由了,就有创新的内容,而这圣灵赐下的自由,也释放我们的情感,以致我们的文字有感染力。有这样充满生命力的内容,才能将媒体工作做得好。我自身也正在寻求这种改变,大家一起努力!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