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在世时的教导,软弱的我们未必经常做到,特别是马可福音十四章9节吩咐的事情,读过后就烟消云散。在这节经文,耶稣“实在告诉”我们,无论在什么地方传福音,也要讲述真哪哒香膏浇在祂头上的事件。一年之始,我要悔改,所以在本文写一写这故事,算是遵行这个吩咐了。

马利亚(约十二)所用的真哪哒香膏,可以卖三十多两银子,是当时一个工人的一年工资。五至十秒内,一年工资化为乌有,难怪席上有几个人看见就心痛,我们香港人完全能理解这样的心情。耶稣,耶稣,你要我们完成大使命,这笔钱可以招募一位全职宣教士啊。假如他每天接触十个人,其中一人信主,一年就有365人信主,但现在,这瓶香膏导致365人的灵魂仍然失丧。

这女人做了一件“不切实际”的行动,但却换来耶稣的高度评价,还要我们在普天下传福音时,也要讲述这事。为什么?

当时,耶稣已向门徒预告祂的死,可是没一人听进耳里,祂的寂寞有谁共鸣?有,有一个女人似乎明白了,并为此付代价,献上为将来结婚而预备的香膏,浇在她所爱的人头上,在众人面前,毫不保留表达对耶稣的爱,没有任何忌讳。后来,耶稣在孤独的路上背着十字架时,全城的人都变脸了,此时微风轻轻吹过,头发上残留的香膏气味还有一点点,却足以给祂带来安慰。还有一个人,如此相信祂说的话,并献上她一切的爱,此情不渝。

艺术就是这样,与功利无关,看似没有实际功能,却有巨大能力,是属于心灵的力量,而这女人做了一次行为艺术,而且是先知性的,因耶稣说,这香膏是为祂安葬的事。

什么的事奉才有价值?做在耶稣身上的就有价值,那么“为耶稣做傻事”又怎样呢?没有背后的“爱”,傻事就只是傻事而已,唯有爱,加上情感力量的震撼展示,傻事就升华至艺术层面。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