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2017,回望过去一年,无论是本地或是世界都充满动荡不安,时局变化莫测,令人无所适从。的而且确,在时代变迁中的某些时刻,神似乎像是缺席了。在这些景况中,基督徒又如何借着圣经信息的鼓励,继续信靠神,并且活出非凡的真信仰呢?

美国三一神学院旧约与闪族语言教授马格里博士于12月底访港,主讲以“时代变迁中的真信仰”为题的圣经神学讲座,分享如何以方法论研读路得记,从该书卷中的各人物之平凡生命中,实现出非凡的、活出慈爱的真信仰。

神“缺席”却仍然“同在”

马格里首先强调,贴近及理解圣经所想要表达的信息之重要。他解释,我们怎样形容神是十分要紧的,因这将影响我们的行事为人。神透过创造、话语,甚至是耶稣基督去启示祂自己,以至我们能明白祂,然而我们的理解与知识始终有限,不能完完全全知道神的伟大、良善及能力。若然我们将神的任何属性夸大地表达,将会不准确地呈现神。

马格里接着指出,神的同在是不容置疑的,但找出神“缺席”的经文能助我们理解圣经作者所要表达的。整个世界都是伏在全能的神之下,而圣经中对神说话、行事的描述都是一致的。然而,基督徒必须了解两个并存的概念﹕第一、神知道所有事,存在于任何地方,会主动在祂的创造中间行事,甚至会内住于人里面;第二,神同时亦是超然而独立于一切之上,跟大自然与人类历史独立分开,超越于其上。

在旧约故事中,神跟人之间的互动关系有三种不同的叙事方法。第一种叙事中,神的行动及介入会清楚地被阐明,例如在创世记39:1-6中提到,约瑟在埃及官员家中服侍,因“神的同在”而凡事顺利。圣经作者于此处直接指出神的同在,以及神如何对事件发展产生驱动性的影响。这种叙事方式,在旧约圣经中应用频率最高。

第二种叙事中,神是“缺席”的,但其“同在”却隐含在故事中。例如在以斯帖记中并没提及神主动做了一些什么,亦没有任何角色提及神的旨意或作为。即使在四章14节中,末底改对以斯帖说﹕“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大人必从别处得解脱、蒙拯救……”当中也没有提及那“拯救”是来自谁的。然而,马格里分析指,以斯帖记作者以相对的手法记述灾难事件与完全相反的结果,就是“转忧为喜,转悲为乐”(斯9:22),由受害到“反倒”辖制了仇敌,隐含了神仍然主导历史的意思。作者之所以不直接记载神的动作,乃是希望指出人的行动亦有其重要性,明白人本身在历史旅程中的责任。同时,人若信靠神,就能以更阔角度理解历史,期望别人所不期望的结果。

 

活出慈爱的非凡生命

第三种叙事中,神好像没做任何事情,也没有介入其中。在路得记,作者只记述神主动做了两件事﹕第一,就是故事开始之初,拿俄米听闻“耶和华眷顾自己的百姓,赐粮食与他们”(得1:6);第二,就是波阿斯娶了路得为妻后,耶和华使路得怀孕生了一个儿子(得4:13)。整个路得记中,神做了这两件只有祂才能做到的事,而其余所有的叙述,都是由其他角色的言语、行动来驱动故事发展。过去,不少学者尝试在路得记中寻找更多“神的作为”,但马格里却认为,作者既然选择如此叙事,必定是想读者将注意力集中在故事角色的行为,也就是人类如何作为中介,使其他人从其身上看见神的属性。

透过路得记的人物,马格里观察到“慈爱”的转化能力。慈爱本身是神的属性,而神希望借着我们活出这种特质,让人经历祂的慈爱。平凡的生命要是活出了慈爱,就能令另一个人的人生变得更好,甚至可以改变历史,正如路得、拿俄米、波阿斯一样,因着他们的慈爱行动,成就了耶稣的家谱。他又指出,慈爱是一种看得见的特质,是神想在我们待人接物之中看见的特性。

路得、拿俄米、波阿斯的言语、行动都是为了别人着想,以他人的好处为行动的动机。即使在自身条件不佳的情况下,仍不惜付上代价,活出慈爱的生命。例如﹕拿俄米不怕失去依靠,劝媳妇离开自己寻求更安稳生活;路得为照顾婆婆而毅然踏入异乡;波阿斯甘冒财政上的危险,为路得与拿俄米赎回土地。客观的环境没有阻碍他们活出慈爱生命,最终却成为别人的祝福。他们之间以慈爱建立的关系,外人也许看为负担,最后却成了不能逆转的资产。故事中每个人都彼此需要,像是其中一块拼图般,是对方解决问题的答案。因此,活出慈爱的生命,就是彰显出神伟大拯救之其中一个实质元素,而慈爱的行为亦能使其他人因而对神产生赞美。

最后,马格里指出,活出慈爱的生命,的确没有保证能有回报,而这对今日神的子民来说,或者比较难以理解,皆因受到消费文化影响,每个人在付出代价时,都会计算回报。然而,人在活出神的属性上,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没有任何借口可以让我们不去实践慈爱的生命,且并不是间中有热情、有勇气在单一事件上实践,而是在每天、每刻都要为神的荣耀如此活着。

(记者陈淑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