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在平安夜前一日,朋友们谈论布佳音的事情,其中一人说他到中环唱诗歌,不是布佳音,而是busking。另一人则说,她跟教会的传道人说,今时今日的年轻人不会去布佳音,却会去busking,传道人不明白是什么,她就解释了。

Busking是什么呢?简单的说法,是指公共空间的表演活动,类似街头卖艺,只有表演者和观赏者的关系,没有财团、商企、政府支持或策划(但近年被商业化)。参加的人多了,就变成全球的社会运动。

早前,我也跟过年轻人组成的敬拜队,到铜锣湾的一间自己人商舖前,在熙来攘往的街道上做属灵busking。我不是敬拜队成员,站在那里,我只是拿着一张大卡纸,上面写着“free prayer”。我以为会有人很神奇地走过来,说他很需要祷告,可能是癌病末期,妻离子散,前天还想过自杀,今天来铜锣湾就是要找个地方干掉自己,但忽然眼前一亮,看见“free prayer”,于是决定在死前试一试,看看上天会否挽救他。但当天没有这么戏剧化的事情出现,虽然是busking,应该“型”一些,但也要面对现实,也要落地,于是还是像传统街头布道方式,硬著头皮,挤出平日少有的笑容,在最诚恳的祷告中,主动接触路人,希望他们相信世上仍有免费的午餐:免费祷告服侍,白白可得的救恩。

话说回来,在圣诞节busking只是报佳音的现代包装吗?有时候,我们会这样想,为有效达到目标,换换包装不打紧,内容仍一样嘛。但内容和形式的关系却不是如此的简单。Busking的形式是自由的,有点反商业化的精神,娱乐回到原始的形式,表演者和观赏者直接面对面。人们看街头表演,而不是商业化演唱会,就是因为真诚的情感仍然能感动人的心。

我乐意参加busking(如果有人邀请我加入),因为我们的信仰就是有这样直接的情感,不商业化,反璞归真可能是更反映今天复兴呼召的精神。我不反对大型活动,但我鼓励大家进入民间,去看,去听,现代的马其顿呼声可能在天桥底、人行队道、海滨公园,那离我们其实不远的地方。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