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友人围坐一起,除谈论孩子以外,就是年老双亲或老爷奶奶的健康及相处问题。

身壮力健的老人家,对下一代不无挑剔,友人甲性格温婉,对奶奶千依百顺,十多年下来仍未能讨得奶奶的欢心,这几年奶奶健康走下坡,情绪更差,倒更依赖媳妇,友人形容自己变了家佣,给呼来唤去,虽然是一个重担,心却是愈来愈轻省,感到自己已尽所能,无愧于心。丈夫也感激妻子尽心尽力服侍母亲,反倒自己作为儿子有点愧疚,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她。

友人乙婚后与母亲同住,家务有佣人负责,但自己的孩子仍由母亲照顾,母亲日渐年老,身体欠佳,病痛缠身,常埋怨自己年老无用,友人心感不安,母亲一生为家人付出,不只照顾她的家和孩子,对其他不同住的子女也经常探访,就是移居外地的孩子,心里时常牵挂,孩子回港探亲,总是大包小包的给他们买好吃的。后来妈妈离世,兄弟姊妹都十分伤心,感到未尽孝道;友人倒感到释怀,因为自己跟母亲相处的日子多,亦尽力照顾了她最后一程,看着她受着病魔折腾,更是心痛,情愿她息了世上的劳苦,返回天家。

愧疚是一种失落的情绪,事情发生了,无法改变挽回;关系结束了,没法重头再来一次;错失已没有改正的机会。能做到无愧一生的人不多,最缠绕心灵的愧疚感莫过于与亲人的关系,尤其是父母离世后,总有“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的伤痛。颇佩服两位友人,能够陪伴父母走过最艰难的末后日子,回望更是无憾,只有感恩。

趁著还有机会,赶紧给家里的老人家多点关心,不要让自己跌入愧疚的陷阱。


文@徐惠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