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阻止他们因为在天国的正是这样的人

孩子是神赐给父母的属灵产业基督徒父母都希望按著神的心意去养育下一代无奈在香港现时社会的教育氛围下孩子失去快乐的童年父母失去神所赐予的教导能力来自圣士提芬会的Esther Chu决定向“赢在起跑线”的教养方法说不为儿子开设自家学堂而因着她的坚持神开始祝福这个事工更多家庭被召聚一起决心为孩子一个营造自由快乐的成长空间

自家学堂父母与孩子一起成长

Esther本身在圣士提芬会负责青少年事工,帮助那些有毒瘾、情绪或家庭问题的青少年走回正轨。Esther发现这些青少年每个都有特别的才华,只不过现时香港的教育方法未必适合他们。于是Esther会用创意的方法去教导他们,例如用Rap“饶舌”的方法教中文等等。后来Esther有了小朋友,才发现香港的填鸭式教学从幼稚园已开始,如果想拒绝这种教育,就要读学费高昂且位置偏僻的学校。我发现自己工作的地方所有幼稚园可以做的事情我也可以做而且我也有教学经验于是我有一个想法不如自己教小朋友吧!当时机构里有4个同工的小朋友是同龄的,4个妈妈决定开始“不上幼稚园”的自家学堂。

Go Kids要成为世上的光

在自家学堂的两年里,Esther大儿子的“上学时间”过得快乐又充实。他最喜欢妈妈的“教学”,这令到Esther也觉得好快乐,因为她拥有的第一个“粉丝”就是自己的儿子。“两年后我的小儿子出世了我希望自家学堂能延续下去于是我开始了一个类似play group的社群就改名叫‘Go Kids’意思是希望所有小朋友都能自由快乐地成长勇敢向着自己的梦想奔跑

而同一时间,Esther开设了“我家孩子不上幼稚园”的脸书专页,开始撰写有关儿童教育的文章,目的是让更多人知道,0-6岁小朋友应该多玩多探索,而不是去参加很多兴趣班,过早读书识字其实对他们的成长并没有好处。这个专页一出现就大受关注,Esther归因于现时的教育氛围对小朋友及家长均造成巨大压力。Esther记得有一次写文章谈到,不理解香港为何需要3、4个人才能照顾好1个小朋友,现时很多人失去作为父母应有的能力。之后这篇文章在网上产生很大的回响,有人赞同也有人批评,接近10万人看过这篇文章。“那一刻我心里觉得好忐忑。我反问自己在做什么?其实我可以正常照顾自己的小朋友,而不需要受到那麽多人注意。”但那天Esther静下来祈祷时,神就对她说,Go Kids可以作光,去照亮那些未找到出路的父母。之后我就明白这是神的心意也是我应该去做的而不是去在意别人的评论所以我没有刻意去开始Go Kids而是人很自然地渴慕这个地方我知道这是神的意思让这件事发生也是我的荣耀.

敢于与众不同

Esther认为,对于“不读幼稚园”这个决定,香港父母最难突破的是自身的恐惧,惧怕别人的看法,惧怕教育失败。而对Esther来说,当初20多年前决定来圣士提芬会服事青少年,刚开始时甚至没有“人工”,身边很多人质疑她的决定甚至认为她根本不是在工作,但都因着抓住神的呼召而继续坚持。“当我经历过这种反对之后,对于今日我怎么教养小朋友,别人的看法对我影响已经不大了。”而很多香港的父母,除了考虑小朋友的前途之外,还有就是在意别人的看法,因此在教养小朋友的过程中隐藏了很多的恐惧。我觉得这是一个难关香港父母要经过的他们需要找到自己的信念而坚持去行。

追随呼召实现梦想

关于梦想,Esther相信神对每个人都有独特的呼召,每个人一生都要去寻找那条属于自己的道路,而梦想是令人有热情并且渴慕快跑追寻的。当然这条路并非一帆风顺,有时可能需要人退后一步,甚至放下一些坚持。Esther在中学时有很多梦想,例如想做护士、社工、演艺、老师和作家等等。但中学毕业后Esther成为了一名导游,之后因着听见神的呼召,辞去做了4年的导游工作而全时间在圣士提芬会服事青少年。

“青少年的服务工作我已经做了20多年,在我的生命里发生了很多奇妙的事情!虽然我不是护士,我可以借着神的能力医治人的心灵;我不是社工,但所做的工作比社工还广泛;我不是教师,但我教一班别人不看好的孩子去寻找梦想。今年我出版了《我家孩子不上幼稚园》这本书,而最近我们完成了《追龙》这套话剧……如果我当初不是跟从神的呼召去事奉我一定完成不了这么多事情我为神的呼召放下稳定的工作神就帮助我实现了所有的梦想还拥有很好的家庭两个儿子同心事奉的丈夫一切的丰盛都是从神而来而且超过我当初所想所求

个人简介Esther Chu于圣士提芬会负责青少年辅导工作为了两爱儿不需追逐起跑线过简单快乐童年而决定开始自家学堂更成立关怀家庭的社群Go Kids并出版著作《我家孩子不上幼稚园》

(记者莫岚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