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的主题“从天上而来的强心针”提到有一次,医治室下载得来的只有三个英文字母的知识言语:NPC。果然不出神所预料,一位患了NPC(鼻咽癌)的人在一小时内就出现在医治室,其后更得到完全的康复。很多读者都啧啧称奇,觉得不可思议。有些人更把这文章发送给患了重病的亲人,以作激励,让他们医治的盼望得以重燃。其实,透过知识言语带来各类的神蹟医治,在我们的事奉学校和医治室是常见的事,但我必须强调,这都不在乎人的功劳,也不是我们团队拥有过人的恩赐或能力去接收从圣灵而来的下载。我要歌颂的是天父上帝永远不停息的慈爱。那些来自圣灵的启示,是为了显明神要人得医治的心意。每次我们把求医治的访客带到报告板前说﹕“看哪!天父多爱你,祂预知你今天会来,把你的病况都写在这上面呢!”当事人顿时有遇见了神的感觉,被神浓浓的慈爱拥抱着,在这相遇的一刻,医治的神蹟便随着而来。

年青人余靖住在加拿大满地可,十二年前他才十四岁,练武术时不慎受伤,以致右手腕的尺骨(Ulna bone)断裂了,同时也严重扭伤了肌腱,从此右手腕和手指持续地痛了足有十二年之久!修读设计的他经常要绘图,但右腕的剧痛令他不能画下去。多年来他遍访中西名医,尝试过不同的治疗方法,包括脊医、跌打、物理治疗、按摩……但都没带来任何的改善,疼痛依然。为此他大学毕业后找工作也屡受挫折。最近的八个月,右手腕的情况更是恶化了,痛得写字、刷牙、拿筷子吃东西都不行,更遑论是弹结他和素描绘画这等爱好。

余靖来港旅游住进朋友家。朋友妈妈说早上会去一趟医治室,邀他一同前去。余靖不太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当晚就登上 祷告医治室的网页看个明白,发现我们会在报告板上列出神要医治的各种病症,他就轻声说﹕“神啊!明天请给我一个暗号吧,你就让他们把我的病况写在报告板上!”

第二天早上,年轻又健硕的余靖踏进医治室,,眼前的报告板上写着:“右手腕痛”。他先是呆了一下,跟着整个人弯下身来紧抱着头,久久未能平伏。从天上而来的暗号,带来与神相遇的一刻,多少年的委屈,屡医无効的挫败感都全淹没在天父浓厚的慈爱里。医治室团队只作了一个很简短的祷告,这缠绕了余靖十多年的痛楚瞬间完全地消失掉。接着,他花了半个钟去测试右手腕的每一个角度和动作,并执著铅笔不断地素描绘画,捧著结他去弹唱。这都是以前不能作的,现在竟然是没丁点儿的痛!为了确定已得医治,他还特地用这曾经废了的右手去托起一座巨大的扬声器。余靖喃喃地说﹕“不再痛! 太奇妙了!”

有些人说:“耶和华离弃了我,我的主忘记了我!”主问:“一个母亲岂能忘记抱在她胸前哺乳的婴孩,而不去怜悯她亲生的孩子?即使她可能忘记,主说:我也不会忘记你。看哪! 我已经把你刻在我的掌上。我以永远的爱爱你,因此,我对你的慈爱永续不息。”(以49:15-16,耶31:1)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校长, 祷告医治室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