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曾被指为将第三波圣灵运动带进香港的一位。人对我如何批评,我从来不介意,只在乎自己是否行在神的旨意中,又是否带着别人这样行。近日,我观察到在圣灵运动中一些危机,必须提醒主内贤达,要慎思明辨,悬崖勒马。兹将危机详列如下:

1. 在圣经之外,建立了另一个权柄核心

A. 过份相信使徒先知

福音派一向以圣经为信仰及生活的唯一准则,”Sola Scriptura” 是福音派及灵恩派共同笃信的。福音派在这方面,有其盲点,常把教会传统高举于圣经之上,其“反方言”是最好的例子,但灵恩派也不是没有盲点。

灵恩派近年来,高举五重职事,特别着重使徒及先知。一方面,灵恩运动按立使徒,使他们成为地区性教会的权柄,及至权柄败落,许多人就跌倒。好些灵恩信徒崇敬先知,只要是某某先知说的,就百份百相信,依预言定个人取向,以及教会的长期目标。笔者在这圈子那么久,自己也有很多经历,亲自体会到这个危机。有时先知可以很准,准得惊人,但有时却会搞错了。若信徒奉先知为一近乎绝对的属灵权柄,那就很危险了。

打个比方,若有一医生,同时是一位先知,他一天对你说:“我昨晚祷告时,神突然对我说,你的肠有瘤,要马上开刀,我为你约了手术室,今早就开刀。”你会如何回应?若我是你,我一定会说,慢点,先做些化验,看看我的癌指数如何等等。可惜,今天灵恩的信徒,对先知的话,一点都没有圣经建议的“慎思明辨”(林前14:29),倒将自己的前途、事奉、教会的方向全放在先知的“手术台”上。

B. 倚重梦、个人领受,在祷告中有图画、找数字

笔者不是不相信梦、图画、数字等都可以是神与我们沟通的途径。我个人奇妙的经历多得很,至今天仍预期神会说话。问题仍是一样:这些都只能作助证,而且需要几个指标都同时指向同一信息,不能只是单一的领受,就以之为行动的纲领。

很多灵恩信徒,笃信不疑梦、个人领受、数字的巧合等等的指引。又加上不熟圣经,性格不成熟,带给聚会及教会很多混乱。他一时说﹕“我的领受是这样”,一时云﹕“我看见什么什么”。没有属灵操练做基础,在架构保护上亦没有监管、没有遮盖,就像在风中飘来飘去。本来该好好花时间传福音,在圣经上扎根、爱顾穷人、关心社会,但这些“过灵”的领受,叫这些机会都失去。信徒因而不成长,教会也没有增长。(欲听其详,请选禧福十二月初开的“理性与灵恩”一科)

2. 骑劫圣经去支持政治立场

A. 骑劫圣经

圣经及基督教信仰,历世历代以来,都被骑劫成为政治工具﹕El Salvador 的解放神学家,骑劫出埃及记,去合理化其政治行为,称各种暴力活动为“宣教”,用宣教基金去买枪械。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黑人不能在较好的地区找工作、读书等),曾几何时牢不可破,就是因为荷兰改革宗的教会领袖,以使徒行传17:26节为根据,倡议种族分离主义。他们漠视经文的原意是在乎神的丰富与预备,神要每一民族都有其发展,不要入侵别人的彊界,强说种族隔离是神的旨意。

今天,在北美,许多白人“先知”及灵恩(或非灵恩)教会领袖,也以徒17:26为建墙及拒绝收容敍利亚难民的根据,牧师在讲坛鼓励教会内的信徒在选举中这样投票。他们抓住一节经文,却推翻整个旧约对接待外人及寄居者的教导。这释经错误,在“理性与灵恩”首二课会详细处理。

B. 叫信仰与政治挂钩

特朗普的当选,按北美Charisma  Magazine说,是要多得福音派教会力挺。福音派及灵恩派支持特朗普,部份是因为寄望他能在高院内提名一些法官,可以推翻堕胎及同性婚姻的法案。但政治是极其残酷的,特朗普在当选不够十天后,就说“堕胎及同性婚姻的法案”是现实,他觉得可以接受。将永不改变的真理与瞬息万变的政治挂钩, 就会有这样的下场:树倒猢狲散。

将信仰与政治挂钩的极端例子,是某“国家级祷告领袖”指出,今年是犹太历5777年,5字代表圣殿山复得五十周年,而777是指特朗普宣誓后的第一日,是他70岁又77天。而特朗普是第45任总统,应验以赛亚书45章有关古列王,他们因此认为特朗普是受膏作总统建墙的!

但那边厢,又有教会领袖指出特朗普的家族买了纽约第五街666号,而所付的钱是18亿,18是等于3 X 6 =666。他们又说。特朗普大楼是203米高,等于666呎,而特朗普是住66楼。特朗普的祖母是在1966年,六月六日死的,她的名字是Elizabeth Christ Trump,是要将基督赶出的意思……这些教会领袖,用以上的数字,证明特朗普是敌基督。

如此种种,叫相信数字的人,无所适从。归根咎底,就是有些灵恩信徒,可能读经不多,无法自己按圣经去剖释事物,去洞悉秋毫。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只知信权威人仕的说法。

是时候,圣灵运动的信徒,回归福音派“唯独圣经”的根,这根叫我们可以吸取圣灵的活水,从之得力,又广结圣灵的果子,叫荣耀归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