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1月下旬由敞开的门(Open Doors)发布的“全球守望名單”(World Watch List,简称WWL)列出全球受逼迫前50个最严峻的国家。与2019相比,前10名国家的唯一变化是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互换了第6和第7位。在苏丹,尽管担任了30多年的总统巴希尔(Omar al-Bashir)被罢免,但到目前为止,全国基督徒的情况几乎没有改变。

73个国家显示“极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在全世界,每8名基督徒就有1名被衡量为面临极度、甚高或高度逼迫。综观前50个国家,压力正在上升。有34个国家的逼迫水平达“甚高”,有2.6亿基督徒面临极度、甚高或高度的逼迫水平。去年(2019)是29个国家。据估计,在23个未列入前50名的国家中,至少还有5,000万基督徒面临“高度”逼迫状况。

WWL的制定是基于广泛的调查和专家访谈,以及全球头条事件人物的遭遇,例如巴基斯坦的Asia Bibi,终于摆脱了死亡威胁,于2019年5月在加拿大开始了新生活。

世界上两个基督徒人口最多的国家,一个是印度,另一个是中国,分别面临着“极度”和“甚高”逼迫,尽管呈现方式非常不同。

印度于去年首次进入前10名,今年仍不变。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领导的人民党政府在2019年5月连任第二届任期后,极端的印度民族主义有所增长。WWL的分析师今年至少记录了447宗事件,而被杀基督徒比2019年少。

中国从去年的第27位上升到今年第23位。随着新的法规在全国推行,不仅限制地下家庭教会,还限制国家认可的三自爱国运动和中国天主教爱国协会的教会。因为公共领域禁止宗教,使得一些老师和医务人员受到压力要签署文件说他们没有宗教信仰。在某些地区,老年人被告知,如果他们不放弃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他们的养老金将被削减。这一切都是在通过人脸识别和其他技术进行越来越普遍的监控背景下发生的。

在某些国家是政府给基督徒施加压力,有时还施加暴力。在中东、东南亚、东非和萨赫勒地区,是其他势力使基督徒的生命没有保障。特别是在萨赫勒地区,伊斯兰激进分子的崛起不仅对基督徒,而且对该地区的国家和政府的存在,甚至对世界其他地区都构成了挑战。

敞开的门国际行政总裁Dan Ole Shani说:“自1992年,敞开的门一直关注世界各地因信仰而遭受逼迫的基督徒困境。从2002年的WWL开始,北韩一直被列为最恶劣的国家。今年阿富汗是紧随其后的第2名,然后是索马里。今年前10位的变化不大,包括利比亚和也门等受冲突困扰的国家。另外,由于来自家庭、同事、社区、警察、法律制度和国家结构的压力和暴力加剧,基督徒面临高度逼迫的国家数目有所增加。”

至于第6位的厄立特里亚,因为“宗教自由继续被剥夺”,联合国于2019年5月听说有数百名基督徒面临拘留。6月,政府突然关闭了全部22所天主教经营的诊所,并逮捕了5名东正教神父。8月,厄立特里亚的东正教宗主教(于2007年被政府软禁)被亲政府的主教指控为异端而被逐出自己的教会。

从撒哈拉以南非洲到斯里兰卡,基督徒承受着高度压力:

  • 斯里兰卡在复活节主日有三座教堂和旅馆遭受袭击,酿成250多人丧生,其中包括45名儿童;超过500人受伤。
  • 在菲律宾南部霍洛岛一个村庄的天主堂,20人遭炸弹炸死。
  • 在中国,国家认可的和“地下”教会至少在23个省受到侵扰或关闭。在新疆,已知至少有一所国家认可的教会,要求聚会者排队进行人脸识别检查。
  • 在西非国家布基纳法索,暴力的伊斯兰激进分子杀害了教会领袖,绑架家人以勒索赎金,并烧毁了教堂和学校。
  • 在埃及,恐怖分子袭击了一辆前往参观修道院的公共汽车,造成7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杀。袭击发生的同一地点,约近18个月前,有28名科普特基督徒被杀,当时蒙面枪手向他们的车辆开火。
  • 在伊朗,有194名基督徒被捕,其中114人在2018年圣诞节前一周被捕;9个城市的几个家庭教会遭突袭搜查。

 

(KRT讯)

新闻来源:敞开的门

祷告:求主为受逼迫的信徒开道路,转化当地属灵氛围;愿信徒在患难中持守信心和盼望,见证主的慈爱和美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