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宗教改革运动五百周年,有历史的距离,就可以盖棺定论,马丁路德和同时代改革家的主张和言论,到底说的是什么?有什么影响?听过不少人就这样说,因为当时改革家激进地要清理教堂里的偶像物件,连带所有宗教艺术品都完全弃绝,恐怕有形象的东西会使人堕入拜偶像的陷阱,于是今天我们的敬拜地方仅有的象征物,就只有十架。这因果关系应该是没错的。

今天福音派教会不重视艺术发展,也可能是基于对“唯独圣经”的偏执,有经文,有讲坛的道,何需其他神圣载体!圣经确实是我们检视真理的最高权威,但也不能因此否定真理透过其他媒介的彰显的可能性。谁有这权柄,决定神应如何向世人说话呢?

有艺术家认为,艺术是人心里最深的情感的实体表达,如果我们在最深的情感中能够经验神,又能够将这经验转化成五官所能感知的东西,这么说,艺术就是可以传递宗教情感的媒介,而真情与真理的融合,也就是道成肉身的艺术化过程。人是神所造的,情感深处的需要也是祂能完全满足的,经验神的深度远远超过我们今天所能想像的。所以别以为我们“掌握”了真理,我们不过是活在真理中,而“活”是有情感的,但情感是否丰富,却是因人对神的渴慕程度而有不同的结果。

艺术不是教义,不是教条,不是宗教总纲,艺术有很强的主观性,也反映个人的独特性。所以在今天的教会文化处境里,尤其是要求统一,误以为“统一就是合一”的信徒社群里,艺术在教内很难遇上合适的土壤,好让它茁壮成长,开花结果。事实上,不少的基督徒艺术工作者,也不喜欢在教内从事创作,甚至拒绝被称为基督徒艺术工作者。但在基督里的人,每一个都是天国的使者,即使在教外从事创作,也是在参与天国的事业,只是有独特的形式。

虽然有人说世俗主义使艺术不再服务宗教,不再是以荣耀神为目的,却转向荣耀人的目的,但艺术出走教会,却可以是将光带到全地的机会。今天蒙召做艺术工作者,不必像文艺复兴时期前的古人,半生躲在教堂,整天在墙壁上画画。无墙教会运动的焦点不是建筑物,而是社会的人群,如果这是一种新的可能,艺术创作岂不也应走出墙外,进入社会的人群中。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