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治室”每逢星期六早上开放,在短短的两小时里,寻求医治的“访客”从港九新界各区纷纷而至,可说是“客似云来”。有坐着轮椅的、有倚著拐杖的,也有痛得寸步难移的……一些病情较重住进了医院,或是住在香港以外未能亲身到来的病人,会透过SKYPE或电话接受医治服侍。远在印尼的云黛眼睛得以重见光明;马来亚小女孩的长短脚一下子对齐了,都是透过SKYPE而得到医治的。主耶稣医治的恩典确能跨越时空和地域的彊界,这些精彩的故事,留待日后再跟大家分享。

“医治室”的团队约四十人,成员来自香港十多间教会,都是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HKSSM)历届的精英。他们在先知性预言和知识言语方面可算是训练有素。每次对外开放之前,我们会先把“下载”得来的病名和症状列明在一块 5 X 3 呎的报告板上面。我们预期这些病人不单会出现,并且会得到医治, 因为我们相信圣灵是信实的,祂是“讲得出做得到”!

记得有一次,下载得来的知识言语共有十多项,但其中一项只有三个英文字母:NPC。起初我们都摸不著头脑,网上查看始知是Nasopharyngeal Carcinoma,也即是鼻咽癌。于是我们将 “NPC” 写在报告板上。当时是早上九点半,“医治室”仍未开放。谁又会料到,与此同时一个患了NPC的人刚决定要到“医治室”来为他的病祷告!陆奇正值壮年,却两度确诊为三期鼻咽癌,病毒指数超高,正常值约为10,他的高达10,000!电疗破坏了唾液腺和舌头的组织,使他不但失去了味觉,且留下满嘴苦味和疼痛的溃疡。

那天早上,他一脚踏进“医治室”, 见到报告板上写着 “NPC”,激动不已,心中惊叹:“我的主!祢都知道了!祢竟预知了我今天会来!”从天上而来的三个字母有如一枝强心针,打进陆奇的心深处,令原本极度沮丧的他重拾希望,信心激增,决意为主作美好的见证。他说:“自发病以来,今天是我头一次感到有莫大的安稳。”

陆奇继续回到“医治室”来接受医治服侍。不久之后,他的唾液腺和味蕾恢复了正常的运作,病毒指数也从一万多返回正常的10。后来,医生确定了他体内所有的癌细胞都已完全消失掉了﹗陆奇报告喜讯时禁不住赞叹:“父神多爱我!祂差派天使看守我和家人。祂是行神蹟奇事的神!”

因着上帝的同在加上圣灵的指引,我们的医治事奉既轻松又极有果効,神蹟奇事源源不绝。使徒保罗是我们的榜样,他紧靠着从天上而来的策略去履行主差派下来的宣教任务。使徒行传十六章实在是一个精彩的示范:保罗原定前往亚细亚讲道,因为圣灵的禁止,他们没有去,正想改道去庇推尼地区,耶稣的灵却又不许,但一个夜间的异象成功地把他们带到了腓立比。显然保罗和他的团队对圣灵的敦促和指引持极高的敏感度及绝对的顺服,因此美好的福音得以冲出亚细亚而打进欧洲和西方的领域,与天上默认的行程和时间选择全然接轨。就如箴言十六章9节所指:“人心中筹画自己的道路,但耶和华决定他的脚步。”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校长, 祷告医治室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