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絲綢之路,是古代中外貿易和文化交流的重要橋樑,兩千多年來,這條海上通道不但促進物產交流,更讓不同種族、宗教及文化互相交融,其中的港口,更是發揮了連接不同國家與文明的門戶作用。16世紀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入華也大都由海路而來,如利瑪竇、湯若望等,他們一方面向中國人傳播西方的科學知識和天主教教義,另一方面將中國文化介紹到西方。

+按圖放大

 

一、海上絲綢之路的五個歷史階段

形成期——秦漢

先秦時期,嶺南地區的海上交往為海上絲綢之路的形成奠定了基礎。後來漢武帝開辟了海上通道。據學者考証,漢代使臣的航線,大致是經今天越南、緬甸,到達孟加拉灣,再由印度東海岸,經斯里蘭卡回航。東漢還記載了與羅馬帝國第一次的來往。

發展期——魏晉

三國時代是在海上絲綢之路從陸地轉向海洋的承前啟後與最終形成的關鍵時期。據文獻考証,當時孫吳造船業已經達到了國際領先的水準。同時,絲織業已遠超兩漢的水準與規模,始創了官營絲織。絲綢業與造船業的發展,促進了東海絲綢之路的形成。

繁盛期——隋唐

由於西域戰火不斷,陸上絲綢之路被戰爭所阻斷。而唐代通往東南亞、印度洋、紅海,及至非洲大陸的航路紛紛開通與延伸,海上絲綢之路替代了陸上絲綢之路,成為我國對外交往的主要通道。唐代,這條以運輸絲綢到西方的航路,叫作「廣州通海夷道」,是我國海上絲綢之路的最早叫法。

鼎盛時期——宋元

中國與世界60多個國家有直接的商貿往來。南宋十分重視和鼓勵海外貿易,不僅在沿海各地設置市舶司,而且還派人攜帶詔書和絲織品出海招徠外國商人來華貿易。元代陸海並舉,中西交通路線空前擴展與暢通,此時中國人頭腦中的「西方」概念,已從兩漢與唐宋時期的中亞、西亞、北非地區擴展到了歐洲。

由盛及衰——明清

明代,15 世紀初鄭和下西洋,海上絲綢之路發展到了鼎盛時期。鄭和先後七次率船隊遠航,持續 28 年之久,足跡遍及亞、非39個國家和地區,標志中國的造船技術和航海能力發展至歷史的巔峰,同時也將海上絲綢之路推向了鼎盛。明清兩代,由於政府實行海禁政策.廣州成為惟一對外開放的貿易大港,形成了空前的全球性大循環貿易,並且一直延續和保持到鴉片戰爭前夕而不衰。

 

二、中國境內海上絲綢之路主要港口

廣州

從3世紀起,廣州已成為海上絲綢之路的主港。清朝推行「一口通商」政策,使廣州成為全國海外貿易的唯一合法口岸,並設立十三行商,負責經營進出口貿易。廣州是世界海上交通史上惟一的2000多年長盛不衰的大港。

泉州

宋末至元代,泉州與埃及的亞歷山大港並稱為「世界第一大港」。泉州作為東西洋間國際貿易網的東方支撐點,佔有重要的歷史地位。在馬可波羅遊記裡,泉州港被譽為東方第一大港,深受馬可波羅遊記影響的哥倫布致力尋找東方新航路,在意外發現美洲時還認為終於到了泉州。

寧波

古稱明州。寧波的海外交通始於東漢晚期。唐代,明州成為中國港口與造船最發達的地區之一,躋身於四大名港之列。兩宋時,靠北的外貿港先後為遼、金所佔,或受戰事影響,外貿大量轉移到寧波。中國的東海航線主要由寧波進出港。

南京

15世紀,明朝鄭和下西洋使南京成為其造船基地和始發港,見證了海上絲路最後的輝煌。永樂皇帝曾修建大型官辦造船基地龍江寶船廠等歷史遺存,見證這一航海壯舉。

揚州

從空間地理上來講,大運河把「陸上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聯繫起來。揚州則借其在大運河沿線城市中的獨特位置,成為「陸上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的連接點。

香港

位處珠江三角洲邊陲,靠近廣州,地理上扮演著廣州門戶的角色。在唐代,屯門是往來廣州商船的必經之地。後來,隨著廣州在宋明時期發展成主要港口,香港於海上絲綢之路的地位也日趨重要。到了清代,廣州成為中國唯一對外開放的港口。外國商船在進入廣州以前,往往會停泊於香港仔石排灣海面補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