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是連繫內陸和海洋的一個交匯點,是水陸交通集結的出入口。自古以來,港口都是一個城市乃至國家的重要戰略之地,無論從經濟、文化和與世界的接觸,都走在潮流的最前線。

聖經中記載的最古老的港口——「約帕」(Joppa),具有3500年歷史。在所羅門時代,約帕是耶路撒冷向外通商的門戶。所羅門用以建造聖殿的香柏木,正是由黎巴嫩浮海而來,在約帕古港上岸,然後運往耶路撒冷(代下2:16)。以斯拉時代,重修所羅巴伯聖殿的同類木材,也是由約帕入境 (拉3:7),可見約帕之港口地位歷久不衰。

同樣,中國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例如廣州、泉州等地,當年的繁華,各種文化融合和交匯所迸發的活力實在令人驚嘆,同時帶動著遠至歐洲、非洲的東方文明熱潮。筆者上月曾有機會造訪廣州的黃埔碼頭,就是當年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以及進入中國的必經碼頭。第一個來華的宣教士馬禮遜就是經此登陸中國。香港,自唐宋開始就擔當著往來廣州必經之地的角色。自1841年開埠以來,香港成為中國與外國之間一個主要的轉口港,至今貿易仍是香港其中一個主要經濟支柱。

每個城市的誕生和建立都有神賦予的身份和命定,其地理位置、人物風情,以及天然資源,都與其命定息息相關。香港是一個港口,除了具有經濟上的繁榮和金融中心的地位外,屬靈上亦扮演著中國教會興起的重要門戶和出入口之角色。

正如過去香港教會不斷為內地的家人和信徒輸送物資、運送聖經、派遣宣教士,收留逃難而來的困苦流離的人等。門戶的建立,並不是單為著自己的好處,重要之處在於連結,以及帶動門戶內外世界的興旺。因此,香港的興起,並不是為著自己,而是在整個華人信徒興起中,發揮著前鋒和門戶的功能。

香港信徒群體若是看不見神賦予香港的使命所包含的重量,就會落入仇敵的詭計,企圖獨善其身,實則是自我孤立和隔離。神國的下一波復興,必然是全地的復興,香港是神所規劃的復興路線上一個連結之處,一切的豐富,將要透過香港這個港口而進入中國和華人地區。2020年,香港要更深走進港口的命定,成就神國在華人中興起的關鍵門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