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學家在以色列發現一塊巨石,並根據撒母耳記的記載,相信約櫃可能曾經安放其上。

特拉維夫大學考古學家Zvi Lederman博士和他的團隊在耶路撒冷以西約16公里的伯示麥進行挖掘,在一個相信有3100年歷史、長闊均8.5米的正方形殿宇遺址中,發現該塊巨石橫亙於兩塊小石上,形成一張巨型石桌。Lederman表示:「只有這座殿宇有這種桌子,這桌子肯定有其意義,但因為缺乏證據,所以無法斷定它的用途,其中一個可能的解釋是作為約櫃的底座。不是所有考古學家都同意我的見解,但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

根據撒母耳記上六章,以色列人戰敗令約櫃流落非利士人之地,但約櫃為非利士人帶來災禍,於是他們用牛車把約櫃送回以色列人的地方。牛車到了伯示麥人的地方,他們歡然迎接約櫃,把車子劈了,把牛宰了並獻為祭,約櫃和非利士人隨車附送的金器,則放在一塊大磐石上。

考古學家認為,石桌所在的這座正方形殿宇,歷史可回溯至主前12世紀,相信建於士師時期正值跟非利士人戰鬥期間,在該世紀中葉被毀,改作動物舍棚之用。他們還發現先後有四個不同的村莊建於該地,反映那地曾經歷反覆的建造、被佔領及廢棄。事實上,考古團隊需要挖起數層黑色物料才能將整個殿宇遺址顯露出來,而那些黑色物料經化驗後證實為動物糞便。

伯示麥位於非利士邊界,常面對經濟和靈性上激烈的爭競與對抗。Lederman相信,這個在伯示麥最神聖的地方,被攻佔後旋即被改作動物舍棚、遭糞便玷污,是一種敵對的行為。他又相信,在遺址中發現的一些有凹槽的石塊,是用來奠酒或壓榨橄欖油作宗教儀式用途,而遺址中發現的動物骨頭,沒有一塊是豬的,與附近村莊的發現不同。遺址中發現的陶器亦與家用的不一樣,也沒有煮食鍋或油燈,只有杯和碗。這些證據均顯示,遺址是一個祭祀的地方,而伯示麥人與附近的非利士人非常不同,雖然無證據顯示伯示麥人就是猶太人、以色列人或希伯來人,但他們的文化起源植根於迦南地區和傳統。

禱告:願更多考古遺跡被發掘,引導人更認識聖經歷史和真理。

(來源:Breaking Israel NewsChristian Post,2019年12月22日和21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