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有“火焰布道家”之称的国际知名布道家布永康(Reinhard Bonnke),于12月7日荣归天国,享年79岁。布永康于1974年成立国际宣教机构“基督传万邦”(Christ for ALL Nations)。根据其机构统计,他的宣教事工已带领超过7900万人决志信主。2000年11月,在尼日利亚拉哥斯举办的烈火特会,创下单场人次160万人的纪录,更曾在六天内带领超过350万人,决志信主。

布永康生于德国五旬节信仰的教牧家庭。青少年时期,他已领受宣教异象,从德国牧会7年后前往南非宣教。一天在南非的莱索托(Lesotho)的一座小山丘上,神让他看到“血洗非洲”的异象    整个非洲大陆都要被耶稣的宝血洗净。随后布永康及其布道团在非洲各地举办布道会,大批群众决志,并有神蹟奇事伴随,许多人病得医治、被鬼附的得释放,甚至有死人复活的见证。

布永康常常在布道中传讲“火的信息”:耶稣来,是要用圣灵与火为我们施洗,并且应许圣灵如火焰的舌头降临在每个信徒的头上。“门徒也同样地两个、两个被打发出去,成为神的纵火者,带着神圣的火把    福音之火,焚烧魔鬼的领土。他们是新的以利亚,把天上的火带下来。除非火降临,不然传福音和教会活动只是乏味的例行公事。”

“地狱若少了5500万人,天堂就能增加5500万人。神的恩膏可以断开一切锁链,若是一个地方没有布道会,那地方就有撒但的权势!”

给每个香港家庭一个黄金机会

“基督传万邦”香港董事何宝生传道,在专访中谈及布永康顺服神的呼召来港服事的事蹟。

1996年,布永康来到香港,召集了一群香港的牧者和职场领袖见面。席上他说了一个很特别的故事。有一日,他在非洲完成一个布道会,非常疲累,就躺在梳化上休息。突然神和他说话:“布永康,我要你去香港。”香港?非洲的服事我都做不完,为何要去香港?他心里有疑问。神又对他说:“在1997回归之前,祂想每一个香港家庭都有机会听到福音。”神叫布永康完成这个任务。布永康问神:“世界上有这么多人,为何你要找我?”神说:“你不是我第一选择,你是我第三选择,因为另外两个人拒绝了我。”布永康分享,他当时这样回应神:“神啊,虽然我的呼召在非洲,但你不需要找第四个人。虽然我是你的第三个选择,但我会以第一流的工作回应你。”

于是布永康就和香港这群牧者分享了他的计划:在回归之前,希望每个香港家庭都能收到一份福音的册子。这本福音册子叫《黄金机会》(Golden Opportunity),让每个家庭可以选择去接受福音。他说,我只知道要完成这个任务,但我不知道怎么做,我也没有钱,只是顺服。

何宝生分享:“当时我有份参与其中,我们要印200万本《黄金机会》。我相信这是华文福音刊物有史以来第一次一版印刷这么大的数量,而且我们要找最好的设计,全彩色的印刷,因为不希望人收到就扔掉,而是要尽善尽美。”后来他们找到一间很出名的印刷厂打价,200万本小册子的印刷费总共1000万。何宝生感叹,和这些信心的伟人工作,本来我很微弱的信心,都被挑旺。

小册子印好了,下一阶段就需要寄出去,当时香港有160万个家庭,邮费总共是180万。“当时我不知如何是好,福音已经在了,但寄不出去,不是前功尽废吗?我呼求主怜悯香港,给予香港一个黄金机会,让我们可以筹到这笔钱。后来神感动我打电话给一个人,我边哭边与他分享这件事,他听完之后,就让我等他的消息。3个小时后,他告诉我,钱已经预备好了。神是听祷告的神,我经历了信心的跳跃,而最后那1000万的印刷费也是全部有人奉献。”

当时布永康对他说了一句话,令他印象非常深刻。“If God order it, he will pay for it.”(如果神‘落单’,祂就会‘埋单’。)

对华人的负担

后来布永康挑战何宝生在2000年到尼日利亚参与他有史以来最大型的布道会。“当时我对布永康说,我们华人一直在祷告,有一天,你能在中国最中心的广场分享福音。我希望有100万人在那里听到你的分享。能去中国分享福音,是布永康一直以来的梦想,他对我说,除了非洲,他最大的负担就是中国。虽然他最后未能达成这个梦想,但他的光盘和书已经遍布中国。”

08,09年,布永康在香港举行的布道会和火焰特会的信徒参与情况,可谓史无前例:总出席人数有1万多人,而单是中国内地就有8000多人,刷新当时的香港记录。“当时他说话的时候,两眼像喷火一样,那种对福音和灵魂的迫切,给在场的人带来很大的震撼。但是最大的震撼是,聚会结束之后,很多内地信徒都领受了要成为布道家的异象,将这种恩膏带回自己的布道会中,在中国带来非常美好的果效。”

新一代的承接

2020年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下一代的牧者,尤其是青年领袖应该如何承接福音和宣教的棒?何宝生认为,神会在每个季节兴起不同的仆人,过去有葛培理,包乐,布永康等“super star”型的牧者去做布道会,但新季节的开始,是团队运作及“家的布道”的时间,而职场的位分也会更加突出。末后的日子,人面对越来越多挑战和压力,不是听一个信息就能满足,他们需要有群体的接纳,需要有家。而家会带来医治,信耶稣不是进入一个宗教,而是进入神的家。何宝生又强调,以前香港教会面对一个很大的挑战,在布道会中很多人信主,但是教会未成为家时,“前门大后门又大”,用了很多资源去做布道会,但真的留在教会的人很少。而未来的教会牧养应是“爱网重重”    用爱织成的网将灵魂捞回来。家的布道,无论在职场还是宣教工场,一个充满爱和接纳的家成为网,将灵魂拯救回来之后,是“有入无出”的。

(记者莫岚综合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