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香港正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震荡和社会运动,面对现时的社会情况,教会和信徒群体可以作什么?教会能否成为城市的盼望 ? 藉柏祺博士 (Ray Bakke) 的著作《拥抱城市的神学》重新出版的契机,译者邓达强牧师于11月21日以“教会能否成为城市的盼望?”为题分享信息,带领与会者反思教会应如何把神所应许的盼望在城市中活现出来。

 

教会终极以城市形态展现

邓首先指出,社会学对于城市有各种不同的理解,但圣经一直对城市有一个很重要注解:教会最终极的型态和化身,将以城市的型态展现的。在启示录21章9至10节所记载,天使向约翰展示的新妇,羔羊的妻,正是新耶路撒冷城,也就是新约的教会。而希伯来书11章8至16节亦补充了创世记没有提及的,神给亚伯拉罕的召命和福份的一个要点:神不单赐给亚伯拉罕应许之“地”,而是要他等待那一座(由神建造的)应许之“城”。

圣经清楚展示,人类的历史是从伊甸园开始,其归宿是一座荣耀的圣城。将来教会的终极蓝图,是一座城的型态展现在我们眼前。而今日我们盼望的终极,就是教会要成为一个新耶路撒冷城。邓又带领会众思想,这个盼望从今天香港社会的情况去演绎,似乎是很遥远的未来的一个应许,那么城市当下的希望是什么?

传承是城市的希望

邓又以路得记拿俄米的遭遇,去阐释人和城市的希望在于传承。当拿俄米再次回到伯利恒时,她说自己是“满满地出去,空空地回来”。然而在路得记结束之时,经文提到:“拿俄米就把孩子抱在怀中,作他的养母。邻舍的妇人说:‘拿俄米得孩子了。’”本来拿俄米是很苦的,但神如何将苦变甜,就是透过原本是寡妇的人,有孩子抱在怀中,有传承的下一代。“城市的希望在于代代的承传,有下一代的承接,将信仰、神的拣选和计划承接下去。”

耶稣在大使命中吩咐我们做门徒训练:“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其实门徒训练就是一种传承,有门徒的传承,教会和城市就有希望。过去西方教会所追求的横向式增长就是忽略了延续性。而东正教会所推行那种垂直式增长是值得今日的教会参考,因为有效的门徒训练能让忠心的信徒一代代延续下去。因此,直到今日,门徒训练仍然是教会需要持续下去的工作,亦是神延续祂工作的一个很重要的方式。

有根有基的城

启示录21章14节提及了新耶路撒冷的根基:“城墙有十二根基,根基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邓指出,“名字”是让人认识的媒介,“十二使徒的名字”就是耶稣基督门徒的标记。在约翰福音13章34至35节,耶稣早有明示:“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这里指明基督的爱不应单单活现在门徒之间,也临在众人当中,成为众人可以看见、可以触摸的见证。邓说明“这有根基的城,蕴合著神人关系的和好、人际之间的和睦。”

教会的角色——“代理者”

关于教会在城市中的角色,邓指出,耶稣早已为城市事工作了模范。耶稣所传讲的天国,就是神主权的一个很重要的展现。而神展现祂的权力,不是在社会繁华的地方,而是寻找一些群体的平台,例如多元种族,流动移民,甚至是高危的群体。神要在贫穷人中彰显祂的大能大力,和一般政治权力的彰显是不同的。而教会正是天国主理这些权力的代理者。末世的耶路撒冷就是我们的参考点,也就是以赛亚书65章所描述的最后祂所喜悦的城市,就是今日让我们看到神权力要彰显的地方。

因此今日神要我们做的城市事工,不是着重于公众,经济和政治等领域,而是在人的生命中将力量释放出来。以德兰修女为例,全球有超过100个城市都有其事工。“但德兰修女戒绝权力,却是影响全球。这是天国的权能,也是圣灵的能力。靠着这能力,攻占及扭转撒但的堡垒,这是耶稣的信息和典范独特而深刻的结合。”我们不是要沾染世俗的权力,但我们能有极大的影响力在其中彰显。即使社会还未更新变化,福音在我们里面释放出来的力量是不会停止的 。

 圣灵权能印记的展现

教会领袖应该凭“信心”去领受从神而来对未来的图画(异象),而各信徒就应“竭力”地回应神在各自心中放下的呼召。在遇上挑战和困难时就常存“忍耐”,深信神已在作工,并“全心仰望和等候神”。

邓强调,城市真正的盼望代表着“圣灵权能印记”的展现。永生的盼望不是等待将来,而是信徒活出耶稣基督的生命,将未来的新耶路撒冷城彰显在今天的城市。面对香港当下处境,“神正邀请蒙恩领受基督生命的人,去配合祂的工作,有份去演绎祂所营造的新城,把这新城未来的一些实况,展现在今天香港的处境里,为人间无望的城市带来希望的记号。”。

(记者林家明、莫岚综合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