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以西结书48章30-35节,耶路撒冷城门的名字是以十二个支派的名称命名。1999年,耶路撒冷万国祈祷院的汤海士牧师(Tom Hess)从神领受全球守望 (World Wide Watch)的异象,将全球分为12城门的区块,形成全球24小时的守望祷告的地图。

+按图放大

“城的北面四千五百肘。出城之处如下;城的各门要按以色列支派的名字……从此以后,这城的名字必称为‘耶和华的所在’。”(结48:30-35)

大马色门(流便门)  8-10pm

流便本应有长子双倍的祝福,但因落入性犯罪,失去长子的名分。流便支派的大单、亚比兰与可拉共谋悖逆,反对神所指定的领袖摩西(民16)。

流便和迦得支派有许多牲畜,所以要求留在约旦河东平原,不进入迦南地。摩西所分给他们的地,是以前亚摩利及米甸人之地。他们是骁勇善战的战士(代上5:18-20),可是却随从当地居民去拜摩押神(代上5:25-26,王下10:29-33)。神兴起亚述王将他们掳去,直到今日。

覆蓋国家:俄罗斯、乔治亚、亚美尼亚、土耳其、叙利亚、伊朗。

 

伯特利门(利未门) 12-2pm

利未因参与西缅屠杀掠夺示剑城的事件(创34:25-31),雅各咒诅他与西缅将散住在以色列支派中。此语应验,在产业分配时,他们都只继承城市而无地界。在以色列人崇拜金牛犊事件上,利未支派愿将自己分别为圣,甚至付上杀自己弟兄、朋友的代价(出32:26-29)也要为神站立。

利未支派是敬拜赞美的领袖(代上15:16,16:14),特别在争战的时候,他们将神的同在带到敌军前。作为祭司,他们站在神及以色列百姓中间联合他们。神与利未特别立约,应许赐予他们能力及洁净他们,使他们可以完成所托付的工作(玛2:57 ,3:3-4)。

覆蓋国家俄罗斯、哈撒克、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伊拉克、伊朗。

 

狮子门(但门)  4-6am

但是北方支派的领袖(民2:25)。在士师时代,但支派不能将敌人打败,是因为他们拜偶像(士18:30,王上12:27-29)、放纵情欲、与外邦人通婚(利24:11,士14:1-4:2,代下2:14),而不是缺乏力量。他们为自己的利益,带一个叛逃祭司,在北方所分之地敬拜自己雕刻的偶像(士18:14-31),这个情形一直持续到亡国被掳。耶罗波安选择同样的城市做金牛犊拜偶像,但支派成为拜偶像的象征。在启示录所记载的新天新地中,但支派被消除,没有人被盖上神的印。

覆蓋国家:

伊朗、伊拉克、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中国、蒙古共和国、苏联、日本、韩国。

 

金门 (便雅悯门) 6-8am

便雅悯是唯一在以色列地出生的儿子,是第一个实际得到应许之地的支派。约瑟在埃及赐与他的祝福是兄弟们的五倍,象征末后的教会将有神更大的同在、更新与祝福。士师时代结束前,便雅悯整个支派因落入同性恋及情欲的罪中,导致强暴及谋杀,整族几乎完全灭绝(书19:22-26)。

以西结书43章,说明神的荣光,将从朝东的门照入殿中,回到耶路撒冷。神的国度最后、最大的收割将在此区发生,仇敌最大的抵挡也会在此区中。

 覆蓋国家:

巴基斯坦、伊朗、阿富汗、尼泊尔、不丹、孟加拉、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越南、印度、中国、台湾、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新几内亚。

 

伯大尼门(约瑟门) 10-12pm

约瑟的一生曾有许多他人所加给的误解、羞耻,以致成为奴隶、罪犯,但因他的顺服及忠心跟随神,神洗刷了他所有的羞耻,高举他成为埃及的宰相,并成为以色列一族的拯救(创37, 39-47)。这些被卖、被迫害但因顺服而被升为至高的过程被视为主耶稣生命的预表。

雅各年老时将约瑟在埃及所生的两个儿子玛拿西、以法连算做自己的孩子(创48:5),取代约瑟成为以色列支派,雅各的这个做法实际上就是将长子双份的祝福赐与约瑟。在他对约瑟的祝福中指明约瑟是多结果子的葡萄树,并预言虽有攻击但耶和华神必与他同在,使他坚固、在仇敌面前得胜,天上地下的祝福都要降在他身上,超过雅各本人及其列祖,是一枝探出墙外的枝子。

覆蓋国家:

科威特、约旦、沙特阿拉伯、卡达、巴林、也门、阿曼、斯里兰卡、印尼、澳洲、新西兰。

 

锡安山门(以萨迦门) 2-4am

以萨迦支派曾差遣军队在希布仑为大卫加冕,所以历代志上12章32节记载以萨迦支派,有二百族长都通达时务,知道以色列人所当行的,他们族弟兄都听从他。

希西家改革时期,以萨迦有许多人下耶路撒冷守逾越节(代下30:18-20)。以萨迦是忠心的余民,听到神的呼召,就回到南方,成为恢复运动的一部份。愿这个门区域内的所有国家,有如以萨迦听到耶稣的声音,就到锡安山(教会)朝见他的主。

覆蓋国家

沙特阿拉伯、也门、索马里、伊索匹亚、肯尼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马达加斯加。

 

伯利恒门(西布伦门) 8-10am

西布伦是被拣选在黑暗之中看见大光,为耶稣作见证的一族(赛9:1-2;太4:13-16)。在进入迦南地时,西布伦族虽然曾试着挣扎了一段时间要赶出迦南人,但却因他们不够强壮不能成就(士1:30)。当底波拉及巴拉向迦南人宣战时(士4:6,10),西布伦人不仅回应,他们在必要的时候,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西布伦人是拚命敢死的一族(士5:18)。

西布伦支派派遗军队到希伯伦回应大卫(代上12:33);他们其中一些人回应希西家的改革的呼召,在被掳至亚述的时代,回到耶路撒冷庆祝逾越节(代下30:10-11, 18-20)。

覆蓋国家:

苏丹、萨伊、刚果、赞比亚、津巴布韦、博茨瓦纳、南非、西南非、安哥拉、加蓬。

 

隐革莲门(西缅门) 10-12am

西缅愿替便雅悯留在埃及做人质(创34) 。他有正义感,愿为公义而战,但因缺乏父母亲的爱,个性中有不可控制的愤怒(创34;49:5-7),为自己闯下大祸。雅各临终前咒诅西缅的愤怒残忍,并预言他们将会被分散在以色列家中(创49:5-7)。因此,西缅没有土地给他们继承,也没有得着任何城市(约19:1-9,代上4:28-33)。

这一族在旷野中减少一半的人数,也许是因为拜偶像与妓女联合的罪在他们当中的结果(出6:15,民25)。在大卫的时代之后,整个支派被犹大吸收。

覆蓋国家:

埃及、利比亚、查德、尼日利亚、喀麦隆、贝宁、加纳、科特迪瓦、利比里亚、几内亚、新加坡、阿根廷、秘鲁、波利维亚、巴西、巴拉圭、乌拉圭、智利。

 

美瓦萨利门(迦得门) 12-2am

在约书亚率领众民过约旦河时,迦得、流便、玛拿西都拿着兵器在以色列人面前过去,预备打仗(书4:12),并且建筑祭坛为主作见证(书22)。

迦得之地是非利士人攻击以色列人时的避难所(撒上13:7),也是大卫躲避押沙龙的所在地(撒下17:24)。它也是早期罗马军包围耶路撒冷时,基督徒所逃至避难的处所。迦得之地也可能在反犹太主义盛行时,再度成为犹太人的避难所(启12:14 但11:41)。迦得未为神站立抵挡罪(士21:8-12),也未赶逐基述及玛迦人(书13: 13)

覆蓋国家:墨西哥、圭亚那、苏里南、圭亚那、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秘鲁、巴西、利比亚、埃及、毛利塔尼亚、塞内加尔、冈比亚、尼日、马利。

 

雅法门(亚设门) 4-6pm

亚设所分之地在西加利利(书19:24-31)。他们的战士被称为“精壮大能的勇士,首领中的头目 ”(代上7:40)。虽然有勇士,却缺乏领袖,不能征服应许地(士1:31-32),也不能赶出占领他们地方的玛拿西支派(约17:10-11)。在他们所分的地域中,有一半在以色列历史上从未得着。所罗门时代,他们地区的一部份被送给推罗王,作为他所贡献金银的回报(王上9:11-13)。

覆蓋国家

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希腊、法国、安道尔、摩洛哥、教廷、塞浦路斯、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美国、加拿大。

 

新门(拿弗他利)  6-8pm

拿弗他利支派勇敢为神做美事。他们差遣军队膏大卫为王(代上12:34),并且为耶稣的光作见证(以9:1-2)。耶稣在世上时,大部分的事工是在拿弗他利地:迦百农,伯赛大,歌拉汛。拿弗他利支派虽然是一个强壮的军队(士5:18),但却未能赶出迦南人(士1:33) 。

覆蓋国家:几乎包含所有欧洲国家,至北则包括格陵兰。

 

迦密山门(犹大门)  2-4pm 

犹大虽不是长子,却有长子的祝福。犹大是旷野中的最大支派。因所分之地很大,所以与西缅同住。弥赛亚出于犹大(出31:2, 3:31,路33),耶稣是雅各预言的应验者。犹大与耶路撒冷的命运相连,犹大支派最伟大的领袖是大卫王,他的儿子所罗门,及耶稣基督。

犹大支派弃神敬拜偶像,在圣殿中,不守诫命用无辜人的血污秽那地,甚至用婴儿献祭(耶7, 11:1-7)。神在他的怜悯中,仍保守他的约,聚集分散的犹大支派(赛11:2)重建祂的城市(诗69:35,以44:26-28)并为祂自己重建百姓。

覆蓋国家:俄罗斯、黎巴嫩、约旦、叙利亚、土耳其、乌克兰、白俄罗斯、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芬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