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0月23日开始一连4个星期,禧福协会宣教事工邀请了来自土耳其、沙特阿拉伯以及阿富汗的宣教士在八福汇举行午餐分享会。本报采访了禧福协会宣教事工的卢禧年同工,以及服事穆斯林群体的国际差会InterCP International的义务同工Estelle,向香港信徒群体展示现时中东宣教蓝图,以及如何推动香港信徒参与末后的宣教运动。

末后的坚固营垒

从神国的观点出发,中东是一个重要的地方,根据使徒行传,福音从耶路撒冷传到犹太全地,撒马利亚,经过欧洲,亚洲,然后会回到中东。当三国一律对齐的时候,就是大使命完成,耶稣再来的日子。然而围绕以色列周围的,都是伊斯兰教国家,这是一个属灵战争的具体表现,就是宗教的冲突。

有不少宣教士认为,末世有两个坚固营垒,一是耶路撒冷,二是每日有10多亿人跪拜的麦加。现在有一些从事穆斯林事工的宣教士领受策略,是根据经文:“没有人能进壮士家里,抢夺他的家具;必先捆住那壮士,才可以抢夺他的家。”(可3:27)因此他们集中火力去击打仇敌的核心,也就是中东的沙特阿拉伯。如果沙地被得着,那么周边的伊斯兰教国家也相对容易接受福音。

卢分享,在宣教中,我们要看到神作工的计划与时机,在宣教中与神同步,对齐祂的旨意。因此,我们要看到神在全球宣教的蓝图,而不是单独的只看一个个地点,神现在正在兴起中东的宣教,如果只是因循过去策略,只派人去东南亚,香港信徒就失去了回应神想我们参与的机会。而这个使命不只是给宣教士,而是整个香港教会身体共同承担的。

 

青年宣教士分享

Estelle亦分享了她如何委身宣教的经历。Estelle有一个朋友曾去印度成为一年学生宣教士,回来后常常与他们分享外面的需要。在Estelle快毕业时,本来读科学研究的她开始反思自己追求的东西是否能帮助人,世界究竟需要什么。后来她参与了差会的训练课程,以及去土耳其参与两个星期短宣,服事当地的叙利亚难民。Estelle在服事中看到了福音的大能,和福音的真正意义。

后来Estelle决定委身成为学生宣教士,生命也出现很多恐惧和拦阻,除了家人的反对,在临出发之前,Estelle的湿疹爆发。“那次的湿疹爆发,情况差到一个地步,如果不吃类固醇,我会因为伤口感染而死。医生告诫我,不要说去外国,你甚至不能离开食类固醇和这个地方。”Estelle当时唯一的祈祷是,神如果不医治我,我是否要死得有意义些?“神帮助我克服恐惧,如果连死都不怕,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去服事。无论什么背景,什么人都可能被神使用。这是我人生最深刻的一年,没有什么经验比与神同工更宝贵。”

中东宣教情况

现时在中东宣教,并没有世人想像般危险,在沙特阿拉伯,虽然国家禁止基督徒传福音,然而从来没有宣教士因为传福音而殉道。伊朗现时有不少人很讨厌政府,因为政府贪污腐败。现时出现大量的人信耶稣,根据基督教电视及数码媒体SAT-7分享,现在每日有600人向电台打电话询问福音信息,其中有100人表示愿意相信耶稣。一年有超过1200万人听过福音。在伊朗300万的基督徒中,有50%的人是见到异象异梦而接受福音的。在伊拉克的基督徒经过路障时,军人查问他们去哪里。他们表明自己是基督徒,去教会。那些军人都说基督徒是好人,立刻就放行。最近,伊拉克教会亦差派了第一位宣教士去其他国家服事。

Estelle分享,土耳其当地基督徒甚至是宣教士,都对传福音有恐惧。虽然土耳其有很多宣教士,但很多不会直接传福音,而是做其他事工,例如教英文,开设教育中心。“我们会每日出去传福音,希望以身作则,告诉其他人,在土耳其传福音不会被打,或受到任何实际伤害。很多都是撒旦的谎言。”

另外在土耳其有大约100万的伊朗难民,其中80%是基督徒。他们在土耳其的生活情况很差,很多人是黑工,收入很低。但神使用他们,教会不只用波斯语敬拜,还用土耳其语服事身边的人。很多土耳其人开始时看这些难民不顺眼,但慢慢发现他们来自极权国家,并有勇气离开伊斯兰教,令土耳其人开始思考自己的信仰。

香港信徒参与中东宣教

Estelle又分享:“很多人愿意去中东旅行,一讲到服事就觉得很危险,会死,其实是自己限制了神的作为。”其实不单香港在面对重大的问题,世界上有很多国家都在面对不同问题,全部都指向一件事,就是耶稣将要再回来。如果香港基督徒不能有这样的看见,永远就停留在头痛医头的阶段,错失机会参与神的工作,以及服事这些民族的福分。耶稣应许我们,你们求我,我就将列邦赐给你们,我们是否这样求过?还是觉得很危险,以稳阵为首先考虑?

卢亦分享,香港的教育体制信不过年青人,香港教会训练一个宣教士可能要好几年神学装备,再加几年的牧养经验。然而由非洲,中亚一些国家,甚至是阿富汗和伊朗派出的宣教士,全部都非常年轻,信主两年就被差派出去宣教,非常被圣灵使用。

(记者莫岚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