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Christianity Today10月18日报导,土耳其空袭并派兵进驻库尔德族控制的叙利亚北部地区,为当地带来人道危机。虽然如此,一部分教会和基督教组织选择留守当地,在危难中活出信仰。

美国“敞开的门”组织总干事David Curry引述当地同工的分享,在受到土耳其连续三天的轰炸之后,卡米什利宣道会的会众聚集,就是否逃难表态。结果只有八个家庭选择离开,其余都留守当地,协助流离失所的民众,牧师更以教会物业收容身心受创、家园尽毁的居民。“基督徒要做出艰难的决定,要不离开自小生活的家园移入内陆,要不留守当地希冀能够偷生。”Curry又说:“他们展现出超凡勇气,希望在社区中成为光和盐,向人伸出援手,让他们看见耶稣。”

自伊斯兰国在2014年崛起后,“敞开的门”就开始协助15万名住在土耳其和黎巴嫩边界难民营的基督徒。在今次土耳其军事行动后,他们借着所建立的社区中心,为叙利亚东北部城市中受影响的难民提供食物、医疗、卫生和栖身之所。

以伊拉克为基地的基督教组织Zalal Life估计,已经有约2千至3千名库尔德族人逃到伊拉克。他们不会查问难民的信仰,只会向他们提供所需的食物、被褥和物资。很多受助者之后会向他们提出想读圣经或上教堂。组织领袖兼库尔德斯坦福音联会的Ashty Bahro表示:“我们通过行动彰显基督,我们爱人和合一,我们希望让人看到这些特质。”

另一个在当地工作了五年的美国组织Partners Relief and Development的创办人Steve Gumaer表示,他们所接触的基督徒展现出极大的坚忍。“这些基督徒接受这是他们要过的生活,如果发生在我身上,我可能会埋怨神,但他们没有。他们抓紧神的美善,而且依旧敬拜祂。”Partners关注儿童工作,为当地重建五所学校,让过千名儿童重新上学。他们与当地库尔德族人建立深厚的关系,也是少数留守当地的志愿机构,但没有“乘虚而入”,要求难民信主。Gumaer说:“在人陷入危机的时候,要求他们改变信仰,是最差的时机。”他对询问的人表示:“你是重要的,我们怎样接待你,是对我们信仰的考验。”

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厅指出,自土耳其采取军事行动以来,已有146名平民死亡,超过16万人逃难,库尔德族地方领袖更指超过27.5万人流离失所。东北部300万人口中,已有180万人接受联合国救济,其中一半属极需救助。虽然土耳其在月中同意暂时停火五天,让库尔德族部队离开当地,但许多国际救援组织都表示需要撤离,或难以在当地进行救援行动。

(资料来源:Christianity Today,2019年10月18日,文奴综合编译报导道)

祷告:愿主保守叙利亚境内的基督徒和在当地工作的志愿组织人员安全,并厚赐他们各样所需,使他们在困乏的邻舍前成为祝福的流通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