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Christianity Today10月18日報導,土耳其空襲並派兵進駐庫爾德族控制的敘利亞北部地區,為當地帶來人道危機。雖然如此,一部分教會和基督教組織選擇留守當地,在危難中活出信仰。

美國「敞開的門」組織總幹事David Curry引述當地同工的分享,在受到土耳其連續三天的轟炸之後,卡米什利宣道會的會眾聚集,就是否逃難表態。結果只有八個家庭選擇離開,其餘都留守當地,協助流離失所的民眾,牧師更以教會物業收容身心受創、家園盡毀的居民。「基督徒要做出艱難的決定,要不離開自小生活的家園移入內陸,要不留守當地希冀能夠偷生。」Curry又說:「他們展現出超凡勇氣,希望在社區中成為光和鹽,向人伸出援手,讓他們看見耶穌。」

自伊斯蘭國在2014年崛起後,「敞開的門」就開始協助15萬名住在土耳其和黎巴嫩邊界難民營的基督徒。在今次土耳其軍事行動後,他們藉著所建立的社區中心,為敘利亞東北部城市中受影響的難民提供食物、醫療、衛生和棲身之所。

以伊拉克為基地的基督教組織Zalal Life估計,已經有約2千至3千名庫爾德族人逃到伊拉克。他們不會查問難民的信仰,只會向他們提供所需的食物、被褥和物資。很多受助者之後會向他們提出想讀聖經或上教堂。組織領袖兼庫爾德斯坦福音聯會的Ashty Bahro表示:「我們通過行動彰顯基督,我們愛人和合一,我們希望讓人看到這些特質。」

另一個在當地工作了五年的美國組織Partners Relief and Development的創辦人Steve Gumaer表示,他們所接觸的基督徒展現出極大的堅忍。「這些基督徒接受這是他們要過的生活,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可能會埋怨神,但他們沒有。他們抓緊神的美善,而且依舊敬拜祂。」Partners關注兒童工作,為當地重建五所學校,讓過千名兒童重新上學。他們與當地庫爾德族人建立深厚的關係,也是少數留守當地的志願機構,但沒有「乘虛而入」,要求難民信主。Gumaer說:「在人陷入危機的時候,要求他們改變信仰,是最差的時機。」他對詢問的人表示:「你是重要的,我們怎樣接待你,是對我們信仰的考驗。」

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指出,自土耳其採取軍事行動以來,已有146名平民死亡,超過16萬人逃難,庫爾德族地方領袖更指超過27.5萬人流離失所。東北部300萬人口中,已有180萬人接受聯合國救濟,其中一半屬極需救助。雖然土耳其在月中同意暫時停火五天,讓庫爾德族部隊離開當地,但許多國際救援組織都表示需要撤離,或難以在當地進行救援行動。

(資料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19年10月18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道)

禱告:願主保守敘利亞境內的基督徒和在當地工作的志願組織人員安全,並厚賜他們各樣所需,使他們在困乏的鄰舍前成為祝福的流通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