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日,佐敦的八福汇大厦举行了开幕仪式暨事工奉献礼,八福汇的诞生是因着禧福协会的刘达芳博士10年前领受异象,神要在佐敦得着一幢大楼,为了汇聚服事本地社区、代祷守望香港,以及委身宣教运动的不同教会和机构在此合一同行,学习以八福为营运原则,活出天国文化,点燃城市复兴之火。

八福汇现有祷告汇聚点(Prayer Hub),是24/7的祷告祭坛;关怀汇聚点(Caring Hub),服事自闭学童、长者、露宿者等基层的事工;医治汇聚点(Healing Hub),有言语治疗、心理治疗以及职业治疗等服务提供;培训汇聚点(Training Hub),现提供牧者、青少年和代祷者的培训等课程;宣教汇聚点(Mission Hub),服事对象涵括难民、小数族裔家庭以及印尼佣工等。在奉献礼中,不同教会和机构的代表分别向与会者分享他们与八福汇之间的奇妙故事,将荣耀归给神。

二楼“in青蒲点”——赎回与医治

禧福协会M9事工方文聪传道、乐儿同工

对文聪来说,八福汇17楼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18年前,他就在那里的夜总会中贩卖毒品,在大厦门前被拘捕坐牢。警察在他身上搜获90多包氯胺酮(K仔)及30几粒摇头丸。后来他经历神的奇妙拯救,不但悔改信主,更成为了一名传道人,成立“M9青少年事工”,服事边缘青少年(边青)。

边青多是来自破碎家庭,父母离婚,离家出走或者被赶出家,缺乏家庭观念。文聪与边青聚集时会一齐敬拜、查经,但对他们来说,那些环节很沉闷。在查经时,他们会去后楼梯吸烟,还会“讲粗口”。后来有同工提出,讲粗口要罚钱,但作用不大。直到美籍牧师Lem(曾子声)来到,便带来了转化。Lem开放了自己的“家”,让离家出走的年青人到他家居住,甚至给他们房子的钥匙。他们便感到蒙爱、蒙信任和蒙怜恤。几年后,他们当中很多人的生命都大大改变,有些人现时还修读神学。

对年青人来说,“家”是一个很重要的元素。现时,八福汇二楼的“in青蒲点”便是以共建年青人的“家”为异象,基本上,那里的装潢便是由一群被牧养的边青自己“落手落脚”去做的。

M9事工的同工乐儿亦分享了她与这幢大厦的故事。乐儿的爸爸过去是“黑社会大佬”,在八福汇前身1楼及2楼的夜总会中“看场”。乐儿10多岁便在各大夜总会工作,触及色情与毒品业务。直到10年前的一个晚上,她在17楼的夜总会中遇见一位正在吸毒的婆婆,她问道:“阿婆,你四十几,五十岁会不会死?”婆婆回答:“无所谓啦,我人生就是这样的了。”那时,她就开始反思,是否自己都要像婆婆一样,在年老时都在吸毒。后来感谢主,她遇上文聪和Lem,生命经历神的完全扭转,后来更在17楼遇上现任丈夫。她谈到过去她在17楼合上眼、举高双手,荣耀魔鬼;现在,却是举手将荣耀归给耶稣。

一楼华恩堂——成就不可能的梦

廖汉德牧师

华恩堂进驻佐敦地区已有15年。2006年,廖汉德牧师与教牧执事团队寻求教会异象时,神已将“城市教会(24/7教会)”的异象放进他们的意念,但需要等候神的时间来成就。2018年,教牧执事同心祷告时,圣灵透过创世记12章1节:“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呼唤教会离开安舒区,进入神所要指示的迦南美地。在寻找合适地方期间,他们得悉禧福协会进驻“八福汇”大楼,并邀请他们还有众教会机构一同参与。

或许在他人眼中,“24/7”教会的异象对华恩堂来说,实在是一个不可能的梦,但是他们深信这是从神而来的呼召。纵使只有五饼二鱼,只要他们全然分享,定能看到神奇妙的预备与祝福。他们期望香港在任何时间,无论任何年纪、背景和经历的人都能坐在一起。现在华恩堂已经有一个新的经历,就是行政总裁和无家者一同在此敬拜主。

三楼City Lab——属灵共享空间

小小生命事工杜慧妍传道

小小生命事工,致力帮助危机怀孕妇女及其伴侣和家人,并关注香港堕胎问题。杜慧妍传道分享,他们原本租不起办事处,许多的服侍对象——单亲妈妈或年轻家庭均难觅得安居之所。因着神将共享空间的异象放在City Lab创办人——柯广辉律师的心里,感动他租用八福汇三楼,建立了一个为教会和基督教机构而设的共享空间。神奇妙地把小小生命事工和教会一并带到八福汇三楼。在这里,他们不单能共享5000呎的地方,以及其中的资源,不同的事工之间亦产生了协同效应,以及不同形式的合作。City Lab会定期举行“社区午餐会”(Community Lunch),促进成员之间的交流。

十六楼 新曙光事工/城市祈祷中心——回应神的邀请

曾惠英牧师

新曙光旧址在油麻地,当禧福的刘博士邀请他们进驻八福汇时,他们想不到有任何理由要搬迁。经过祈祷,他们在1月6日的会议中发起投票,大多数弟兄姊妹都同意搬迁,很多人听到神的声音,新曙光要进入八福汇做新事。两日之后,他们就收到其中一个业主通知,有一个单位不能续租了。曾惠英牧师发出感恩,感谢主带他们进入八福汇不是因为逼迁,而是被邀请过来的。

曾惠英牧师亦分享,原本的搬运及安排是非常复杂的,神却使过程变得简单和顺利。其中他们有一座10呎的木制十字架装工精密,难拆难装,上落楼的搬运费都要三万元。没想到,神帮助他们解决了这个复杂的问题,十字架现在已挂在十六楼的12城门内,神没有忘记他们夜间祷告的泪水。

八福汇各教会机构牧者同心跪下,宣告将事工奉献给神

(记者钟浩然、莫岚综合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