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畫廊協會等主辦的2019 ART TAIPEI第26屆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邀請以色列藝術家Beverly Barkat來台,於10月18至21日,在世貿一館以色列展區展出其裝置藝術作品《After the Tribes》。

10歲從南非回歸以色列的Barkat,10月17日在展區解說作品時,臉上滿溢着熱情地說,《After the Tribes》的創作靈感源自《創世記》關於以色列12支派的記載,她研究支派起源、民族性,特別採用大祭司進聖所時帶在胸前的決斷胸牌作主題,這胸牌原本鑲鉗12塊寶石,排成3行,代表以色列12個兒子之名。Barkat則用4米高的金屬框架,按胸牌次序分12格定位,並在方型框架中放置12幅圓形畫作。

繪畫顏料是Barkat耗時半年,走遍12支派的分地,收集不同顏色的貝殼、層狀岩石、半寶石、沙子、石頭等製成的,抽象地表達12支派的獨特性與合一團結的整體性,畫布材質是創新的PVC玻璃板,可從兩面觀賞,Barkat在正面畫出有紋理、層層堆疊的粗糙筆觸,背面則透過PVC的透明性,呈現出與正面截然不同的光滑風貌。當《After the Tribes》在羅馬、日本等博物館展出時,海邊的風向,陽光映照的綠地或展場光線反映下,都使作品呈現不同的動感。

Barkat表示,畫作的正面展現歷史過往,背面則是進入未來,正反面中間的縫隙就代表稍縱即逝的現在。12幅畫從最上一行自左至右依序代表亞設、但、猶大、流便、約瑟、拿弗他利、以薩迦、西緬、便雅憫、迦得、西布倫及利未等12支派,各呈現不同意義。例如:左上角的亞設支派,胸牌上的寶石是藍晶,所住之地從迦密山到利塔尼河地區,以種植橄欖樹為生,因此Barkat以深綠色呈現橄欖樹的特點,但反面就透出深褐色三個橫切面的圓,像是剖析橄欖樹內部對光與成長的嚮往與期待。

又如約瑟並未繼承土地,但其名仍在大祭司的胸牌上,寶石是縞瑪瑙,是因其二子以法蓮與瑪拿西各得一分土地,等於得到長子的祝福。Barkat是以縞瑪瑙的深色加上彩色來表達雅各給他的綵衣,後因哥哥們的嫉妒把他賣掉,因此創作時,Barkat也把二支派,以及其他各支派的材料通通加入。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尹箴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