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画廊协会等主办的2019 ART TAIPEI第26届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邀请以色列艺术家Beverly Barkat来台,于10月18至21日,在世贸一馆以色列展区展出其装置艺术作品《After the Tribes》。

10岁从南非回归以色列的Barkat,10月17日在展区解说作品时,脸上满溢着热情地说,《After the Tribes》的创作灵感源自《创世记》关于以色列12支派的记载,她研究支派起源、民族性,特别采用大祭司进圣所时带在胸前的决断胸牌作主题,这胸牌原本镶钳12块宝石,排成3行,代表以色列12个儿子之名。Barkat则用4米高的金属框架,按胸牌次序分12格定位,并在方型框架中放置12幅圆形画作。

绘画颜料是Barkat耗时半年,走遍12支派的分地,收集不同颜色的贝壳、层状岩石、半宝石、沙子、石头等制成的,抽象地表达12支派的独特性与合一团结的整体性,画布材质是创新的PVC玻璃板,可从两面观赏,Barkat在正面画出有纹理、层层堆叠的粗糙笔触,背面则透过PVC的透明性,呈现出与正面截然不同的光滑风貌。当《After the Tribes》在罗马、日本等博物馆展出时,海边的风向,阳光映照的绿地或展场光线反映下,都使作品呈现不同的动感。

Barkat表示,画作的正面展现历史过往,背面则是进入未来,正反面中间的缝隙就代表稍纵即逝的现在。12幅画从最上一行自左至右依序代表亚设、但、犹大、流便、约瑟、拿弗他利、以萨迦、西缅、便雅悯、迦得、西布伦及利未等12支派,各呈现不同意义。例如:左上角的亚设支派,胸牌上的宝石是蓝晶,所住之地从迦密山到利塔尼河地区,以种植橄榄树为生,因此Barkat以深绿色呈现橄榄树的特点,但反面就透出深褐色三个横切面的圆,像是剖析橄榄树内部对光与成长的向往与期待。

又如约瑟并未继承土地,但其名仍在大祭司的胸牌上,宝石是缟玛瑙,是因其二子以法莲与玛拿西各得一分土地,等于得到长子的祝福。Barkat是以缟玛瑙的深色加上彩色来表达雅各给他的彩衣,后因哥哥们的嫉妒把他卖掉,因此创作时,Barkat也把二支派,以及其他各支派的材料通通加入。

(台湾国度复兴报记者尹箴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