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形容信仰群體為一個「身體」,脊椎及頸椎正確對齊對整個身體的健康很重要。脊椎骨的連接即使有一點點脫節,整個身體不同的部分都會痛。然而只要一聲「喀噠」,讓脊骨調校回合適位置,整個身體就可以完全得釋放,活動自如。「對齊」是為幫助基督的身體領受整脊治療中的「喀噠」。

另一幅對齊的圖畫是準繩。先知阿摩司有一個異象,似乎耶穌向他顯現,站在牆上手拿一把準繩。主說,「我要吊起準繩在我民以色列中, 我必不再寬恕他們。」(摩 7:7-8) 準繩的末端裝上一個重物,是建築師的工具,目的是確保一道牆砌得挺直。神設立的屬靈與道德的標準,是不允許被違背的。垂直線不會改變,我們或向準繩看齊,或被審判。

對齊的其中一個層面是身分的認同。教會加入以色列是為著世界的救贖。他們在一起就是一個新人。以色列是教會身分的一部分,教會是以色列身分的一部分。 身分的轉變正在外邦教會與彌賽亞餘民中發生。這個變化是從「他們」到「我們」,不是「你們」,乃是「我們」, 這種身分的改變是對教會的重新定義(或恢復最初的定義)。 對齊實際上就是身分的轉變,是教會與以色列彼此認同。

為要明白神的對齊,我們必須擴展心胸。我們或會有痛苦的歷史、文化的差異,被冒犯而產生的誤解,這些都是需要跨越的。若要寬大心胸,則需要努力,要有關愛、責任、承諾、時間、 原諒、傾聽、對話等等。使心胸寬大,就要行心的割禮,這是一個身體要對齊所付上的代價。

聖經用清晰的字眼預言耶穌將要踏在橄欖山上,然後從錫安山建立一個真正的政權管治全地。問題來了 : 我們真的相信預言會確實發生嗎?這就是教會要與以色列對齊的原因。我們正在與彌賽亞耶穌、祂的首都、祂的國度和祂的策略連結。

西方教會首先領受約翰福音 17 章「使他們都合而為一」的異象;然後是以弗所書 2 章 11-15 節的「一個新人」異象;再來是根據使徒行傳 1 章 8 節和以賽亞書 49 章 6 節的「直到地極」,擴展到太平洋眾海島 ; 之後擁抱東亞的「傳回耶路撒冷」運動(徒 16:6; 太 2:1; 賽 59:19)。這樣,教會就連上亞伯拉罕的家庭或「以賽亞書 19 章的大道」。最後,所有這些地區都連接回以色列的彌賽亞群體,為耶穌再來發出「歡迎」的邀請(太 23:39)。

(輯錄自《與神對齊》)


亞設.因崔特(Asher Intrater)是以色列彌賽亞信徒群體的使徒領袖,創辦「復興以色列事工(Revive Israel Ministries)」,另外在耶路撒冷「耶穌之愛教會」及「復興列國(Tikkun International)」擔任監督職責,最近出版新書《與神對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