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有份建设香港的上一代,究竟我们留给下一代一个怎样的香港,使我们年青一代的“抗争者”,竟要发出如此歇斯底里的呐喊?我们是否也需要先收起指责人的指头,停一停,想一想,若无内在深层次的诱因,又岂会发展到如此“失控”的局面?若不能找出真正病因,对症下药,恐怕就算满足了市民的五大诉求, 也是治标不治本,随时复发,至终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合一能产生无穷的力量;分化则带来分裂。抗争运动也学会了合一的重要,和理非、勇武和宗教三组全然不同的意识形态,在运动中起互补作用,和理非虽不能叫政府让步,但却能为勇武派铺垫广大民意基础。勇武派以实际冲击及挑衅行动遍地开花,引爆激烈冲突,实乃为传媒提供更多舆论素材,为一浪接一浪更大型的游行做势,使抗争越演越烈,为达到破坏瘫痪整个管治系统,逼管治班子问责下台,重拾一人一票双普选的政治目的。

对我来说,谁合乎圣经一贯的原则,谁更体贴天父的心,谁与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对齐,我们就是同路人。

在2014“占中”未开始之先,我曾清楚提醒其中一位领袖,“占中”不合乎圣经原则,“爱与和平”将会无可避免被“骑劫”。我当时提到,有一个责任是我们负不起的,就是分裂的咒诅,不单是“社会”,更是“教会”。若这分裂的咒诅进入了教会,浅则教牧为免纷争而“被灭声”,重则因表达不同政见,教会因而被分化、分裂甚至肢解。最终各宗派及神学院院长就此发表了联合宣言:“教会尊重不同政见,但却坚定维护教会的合一性。”

可惜,过去5年,教会并没有以更高的国度观作出论述,以作排“毒”,反而中“毒”更深,教会内部分歧越来越严重,尤以上一代及年青一代尤甚,年青一代对教会及上一代越来越失望,甚至绝望,深觉教会在公共议题上显得软弱无力,也无所作为,所以教会在过去5年失去了大量年轻信徒。他们宁愿带着热情走上街头作抗争,也不愿呆坐在敎会里面,部分牧者为保护羊群,也唯有陪同上街,以表达同心同行。我为此极为担心,会否好心做坏事,正中了敌军布下的阴谋,初衷未逹已惨被骑劫利用,达其不法的目的?

基督教会作为天国在地上的代表,本应该向一切不公、不义说不。教会可以以“和理非”的态度向政府提出善意的进言,讲是教会的责任,听不听是政府及中央的责任。管教在上掌权者不是教会的责任,乃万军之耶和华及主的责任(诗2:10),这是清楚不过的属灵次序,谁违反这原则,就是僭越,也必被管教。

耶稣全然“拥抱罪人”,却断然“向罪说不”。教会应该同样拥抱罪人,但断不能纵容罪及暴力抗争的滋长,而不勇敢站出来严厉斥责,向不法之事说“不”。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