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坊间众多帮助有忧郁的人的建议,基本上一致认同陪伴和同行是最有效的。有别于寻求心理辅导或精神科医生的帮助,拥有基本辅导知识的人也能为身边的人提供情绪支援。“朋辈辅导”就是应对这种需要以及弥补医生与病人之间的差距而产生的帮助者。所谓朋辈辅导,就是从同路人的角度出发,为当事人面对情绪及困难提供支援。朋辈辅导的最大特点是助人,以及自助,透过帮助别人认识自己,建立自我形象,增强反思能力。

去年有香港大专院校与非营利机构合作推出一个有趣的儿童培训计划,就是训练小四至小六的学生成为“朋辈调解员”。被训练的学生除了帮助在学校中协调同学之间的冲突,更重要的是不少学生也出现正面的改变,例如更有同理心、遇到冲突会先冷静寻找解决方法,更会懂得站在别人的角度看事情。

其实早在19世纪开始,“朋辈支援”已在外国出现,根据美国精神医学学会显示,直到2014年,已有46个国家设立完整的朋辈支援工作训练,其中英美等国家更设立国家认证的朋辈辅导员课程。除了正式的训练,朋辈支援的概念在欧美等国家也较为普及。当然香港已经有不少相关的训练,然而朋辈支援的普及率却是远不足够。在华人教育文化中,当孩子行为出现偏差,父母或长辈都习惯于说教大道理,缺少接纳及同理心的关怀,使孩子更习惯于隐藏自己的需要。

当现在香港的年青人面对极大的冲击,很多人出现情绪低落的迹象,在前线奔走的社工已经不能应付庞大的需要。甚至很多出现情绪问题的年青人未必会向“职业辅导者”寻求协助,反而是同路人更清楚“自己人”的需要。倘若年青人已有朋辈支援的相关装备,他们能发挥比社工或心理辅导员,甚至牧者更及时的效果。

主动出击向陷入忧郁的人伸出援手,是更能在未造成恶化之前提供有效的帮助。朋辈之间的支援,可以成为一种传递,当被帮助者走出黑暗,他们更容易明白受困扰的人的处境,从而成为一个支援力量的传递者,转身成为帮助别人的人,而自己的生命也会得着坚固。正如箴言27章17节所说,“膏油与香料使人心喜悦;朋友诚实的劝教也是如此甘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