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猶主義正在全球增長,尤其是在歐洲。全球主要的猶太人機構8月在紐約開會討論應對辦法,因美國和歐洲同樣面對這日益危險的境況。

比利時阿爾斯特(Aalst)今年舉行狂歡節巡遊,其中一輛花車仿效納粹時期描繪猶太人成貪婪的形象——他們坐在一堆金錢上,肩上有一頭老鼠。當面對猶太人團體質詢時,市長為此辯護。在2013年的狂歡節巡遊,亦有一輛花車設計成納粹時期運送猶太人往死亡集中營的火車。

比利時今年舉行狂歡節巡遊,其中一輛花車仿效納粹時期描繪猶太人成貪婪的形象

歐洲反猶主義的證據時而明顯,時而隱晦,如猶太人悄然離開所居住的社區,因為覺得不再安全。CBN記者跟猶太領袖Joel Rubinfeld到布魯塞爾參觀他童年時聚會的會堂。該會堂現在要出售了,因為那地區對猶太人過於危險。他表示跟家人來這裡感到不安全,離開前往較安全的地方,是較好的選擇 。

猶太人自公元1世紀以來已在布魯塞爾生活,然而面對反猶主義和暴力威脅,當中很多人選擇遷離。他説這不是回歸以色列或大遷移,而是內部的遷移。人們只是遷往較另一個城市,沒有離開原來的國家。又或是離開原來的社區,前往較安全的社區。

布魯塞爾猶太博物院的展覽,向公眾展示了猶太人在比利時2000年的歷史。然而歐洲人似乎忘記了較近期的歷史。2014年一名回教恐怖分子在博物院殺死4人。在德國,猶太人遭受暴力襲擊於去年上升接近一倍。七月下旬一位著名的拉比當眾遭唾面。在英國,反猶事件連續三年上升。反猶主義甚至開始出現於法國黃背心運動。

居於巴黎的美籍作家Nidra Poller説,這顯示對有財有勢人士的反對行動無可避免地也轉向猶太人。Poller説:「反猶主義就如社會表面裂開後,中心冒出的火焰和煙霧。其實它一直都在,當冒起後便沒法處理,並很具破壞力。」

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最新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美國人都認為反猶主義在美國日益增長。有些人也説反猶主義已侵染了民主黨。Rubinfeld並發出警告,基督徒將會成為下一個目標。他説:「問題會接踵而來,這僅是開始。我們認識反猶主義,它以猶太人為開始,卻不以猶太人為終結。」

( 來源:CBN News ,2019年8月5日,林國祥編譯報道)

禱告: 粉碎仇敵攻擊神的選民的計劃,願更多人成為和平使者,守望以色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