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以色列和全世界教会的事件之间,有一个相当有意思的关联,因此我们不可以轻浮或漫不经心的态度,去碰触关于以色列的问题。在2000年,我们与主立下书写的约,作为一个祷告与顺服的行动,定意遵行祂对以色列地的旨意。就在翌年,我们在以色列举行领袖特会,主题为:“加入神对以色列的心意”,主要目的是为了能够与以色列缔结爱的盟约。

特会讲员有耶路撒冷基督徒事务顾问撒母耳・阿雅塔(Samuel Avyatar),和我的老友拉南・利未(Raanan Levi)。拉南走上讲台以前,他告知我,当接受我的邀请作讲员时,他是我在以色列的好友,但是现在,他即将对“国际基督徒商会”的领袖致辞,他就是代表总理发表演说。他的地位被提升为总理艾里尔・夏隆的顾问了!

拉南的演说到了一半,在完全脱离上下文的情形下,他突然用手指着我说:“现在是将你的国际基督徒商会总部迁移至耶路撒冷的时候了!”“随时要都可以,只要跟我说一声就好了。”我开玩笑地回应着。他出其不意的见解着实令我大吃一惊。这时,有人靠过来对我低声说:“刚纳,我认为你应当严肃地回应这件事。他不仅是在圣灵的膏抹下演说,而且记住,他可是代表总理而说的。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在总理的内阁中,这不是很棒吗?”

于是,我们的国际董事会议于2001年9月排定在耶路撒冷召开。我们特地邀请拉南・利未来协助我们了解一下他话中的言外之意。我们需要知道他看见了什么是我们所看不见的。那天他和我们一起参加会议,却什么也没说。最后,我在午餐时间逮住他,问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心中的想法呢?”于是我们又回到会议室,然后他开始对我们说话。就在他结束的那一刻,有人突然大喊:“打开电视机!”

我们打开电视,亲眼目睹了发生在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和华盛顿五角大厦的惊人事件。不知何故,当我收看新闻的时候,我在年初发生的中风症状立即得了医治。我的左脚和左腿本来仍然软弱无力,一直是一瘸一拐地跛行。当事故在眼前的电视萤幕上展开的时候,那股瘫软的无力感立刻离开了我。现在我明白为何必须将我们的总部迁移至耶路撒冷了。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而这个新时代是以这场恐怖悲剧作为开始的警号。这是我第一次透过电视经历圣灵的恩膏!

“九一一”事件从各方面来说都是关键枢纽,对我自己而言,这事件再次说明了我们现今生存的时刻,以及在日常生活中察觉国度领域的重要性,而这国度的领域就是永生。我知道我们在以色列所建造的,必须反映出将临国度的荣耀。我们太习惯于属世成就的故事了,我们认得在这个领域里的亿万富豪及电影明星,但是有另一个层次是超越这个领域的,而那才是我们永恒的目标。

基于各种原因,从那以后我的压力突然骤增,我全身心投入到事业和组织的复杂事务中。2002年6月,我们和其他7个基督徒事工在耶路撒冷合办一场名为“展翅翱鹰”(Where Eagles Soar)的特会。其有三个政府机构合办这场特会,包括以色列制造商协会、以色列出口协会,以及以色列商会联合会。这场特会成为了年度商业大事,当天就有1100场商务会议,由以色列商业专才主导!这在以色列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因此,透过与“以色列商会联合会”互助合作的一项协议,“国际基督徒商会”已订立契约,向全世界从商的基督徒代表以色列的经济部门。

我们的目标是为了与以色列连结,透过针对性的“媒合配对”方案,实际地促进以色列的商业成长,收复失落的荣耀产业。这就是哥林多后书4章18节中所描述之看不见的领域:“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这个看不见的领域是荣耀的领域,就是国度的生命触摸地上,这才是我们应当拥有属地经历的地方。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