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一”,是今年“华夏回家”主题。这次的回家聚集,除了聚焦于华人与韩国日本的立约,更是看到一个华人属灵运动传承的征兆出现(sign)。当时有弥赛亚犹太领袖宣告,两千年前有自东方而来的博士朝见主耶稣,今日他们来到东方,将象征立约的戒指交给华人,预言华人将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时刻到了,君王要再次降临耶路撒冷。

“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诞生于1940年代的中国,激励了一代领受宣教呼召的中国信徒。当时由传道人张谷泉、赵西门、马可和赵麦加等领受异象,成立了“遍传福音团”及“西北灵工团”,向中国西北部出发,也就是沿着古时的丝绸之路而行。他们先后到达新疆,本来计划继续向西走直至耶路撒冷,但因1949年之后国际形势骤变而止步于新疆。不少传道人继续留守当地传福音及建立教会。

运动虽然停顿于中国大西北,然而它所点燃的火却是从未消散,“将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已经成为现在中国信徒的使命宣言,即使从未听过此运动的信徒,都明白这是华人应当肩负的使命,为要完全末世最后的福音运动。

自从在2012年的回家聚集中,西方教会的代表将象征神国领导权柄的钥匙交给华人教会代表以来,华人一直在预备自己成为领袖。不久将来,华人将在经济、政治乃至属灵舞台上站立领导位置。今年的回家是一个属灵的印证,不但华人已经在台上成为带领。华人年青人更是起来承接上一代的使命。“他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玛4:6)现今是接续上一世纪华人领受的伟大异象的时刻,福音传回耶稣撒冷的运动将再次在华人年青人中复燃,并且不单是自己,更是联合韩国和日本的年青人,共同立志承接此棒。这种向上的尊荣与顺服,向左右的连结与同行,仿如编织的巨大网络,使圣灵的能力和资源能够在整个基督身体畅行。

末后的日子,仇敌要兴起敌基督的强大势力群体与众圣徒进行最后的争战,因为牠知道合一能发挥强大果效。在基督里“成为一个身体”,是跨越国际、语言和世代,向着一个共同认可的异象同行的过程,而这个将亚洲三国年青人汇聚成一的异象,就是将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