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福音派教会不是改革宗的支流,但追溯历史源头,信仰的启蒙确是离不开16世纪宗教改革的影响。听闻现时本港有些教会正密锣紧鼓筹备明年(2017)宗教改革五百周年庆祝,马丁路德在1517年10月31日将抨击教会弊端的“95条论纲”钉在威登堡教堂门外,随即掀动一场激动人心但又充满血腥的革命。五百年过去了,有了时间的距离,才会更清楚看出真相。明年的庆祝活动相信会反思当年宗教改革家的神学,或带来新的诠释,而我特别感兴趣的是加尔文对教会艺术的“真”观点,除此之外,便是他对饮饮食食的看法。

加尔文面容严肃,经常禁食闭门写作,加上英国清教徒深受他的神学影响,总的来说,给人的印象是一位生活刻板、毫无情趣的神学家。但他在《基督教要义》里,对基督徒的享乐却提出过圣经教导。他认为神为人类创造食物,不仅是满足身体需要,也是为了给我们观感和味道的欢悦。身为神学家,当然少不了圣经的根据,他以诗篇一零四篇15节支持他的论点:“又得酒能悦人心,得油能润人面,得粮能养人心。”所以我们不应只重视食物的实用价值,更要懂得享受,这才是属灵啊。因为所有美物的受造目的是为引导我们认识它们的创造主,对祂产生感恩之情

美国著名长老会牧师凯勒(Tim Keller)曾在其著作中引用加尔文的观点,提醒人要欣赏受造世界,不要只重视事物的功用价值,有时候要停止工作,全心敬拜赞美神,享受劳碌得来的美物(包括美食),否则不能经验到生活的意义。可惜西方文化信奉实用主义,追求效率,不会欣赏日常的美好事情。其实,华人教会文化也一样,太重视效率和功能,在安息日,崇拜过后有一连串的工作会议,学习和服侍都集中在这一天进行,忙得不可开交。这些活动本身不是不好,但若然繁忙使我们错失了享受神的机会,那就仍然远离我们受造目的。犹太人在这方面比我们聪明,安息日提早下班,与家人朋友享受丰富晚餐,心里怀着感恩之情度过愉快的一天


文@黄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