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过因切除肿瘤住医院,手术前最想要的是安静及丈夫的陪伴,从手术室出来,麻醉药未过,但睁眼见到亲人,满心感恩与平安。昏昏欲睡的我,对于有什么人来过探病,已不太关注,连打个招呼也没精神了。

有刚经历生产之痛的姊妹,亦最怕在头一天被大群的亲朋戚友来探访,看见自己蓬头垢面,一脸倦容,不停迎宾送客,还要照顾初生孩子,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但又不好意思挂个“谢绝探访”的牌子。

有弟兄动大手术,牧者热切地表示手术前后都要来为他祈祷,令他受宠若惊。令人不解的是这牧者十年都没有探访关顾他,甚至有时打招呼也没有,再探问之下,牧者表示这是他的关顾工作,但凡患病入院的,他都一视同仁这样做,这真够“专业”吧!

曾经是病人,也曾有家人住院一段日子。我最近才因为探访一位患癌症经常出入医院的姊妹,学会一点关顾病人的常识。

那位久病的姊妹告诉我,她的家人为照顾她已筋疲力竭,我为她送来的饭食是最美味的,虽然我其实并非烹饪高手,但这对姊妹来说是舒缓了家人的照顾压力。

需要全身麻醉动手术的病人,通常最少卧床休息一至两天,他们要的是亲人或好友的陪伴,一个或两个轮流己足够,更不要在这时送什么水果糕点来,因为病人根本不会吃。太多人探访,只会影响病者休息和增加他虚弱身体的感染机会。之后要探病,最好先跟家人联络一下,可以作更合适的支持。探访的时间也不要过长,以免影响病人的休息。

真心的关怀不只在于出现在病房的一刻,私下的代祷,发问候鼓励的讯息,也是看不见的关注。


文@徐惠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