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華夏回家之後,我們深深感受到父神心中的逼切,要將全地族群帶回家。為此,我們剛剛在泰國曼谷完成了一個「族群家人聚集」(Tribal Family Gathering)。來自東南亞國家,包括印度東北部、中國、台灣等地數十個不同族群,猶如散落一地的珍珠,但神要再一次親手將他們串起來,成為一串珍貴無比的珍珠項鍊。當各族群穿上其本士服裝,用其本士樂器、語言,同聲歌頌敬拜,頓時釋放出一種嶄新的屬天而來的聲音及能力,衝破了空中靈界的壓制,震撼著與會每一位家人的心靈,帶來極大醫治及釋放。

特別的是,泰國家人正剛剛失去心中極其敬重的君王,而神卻超然地差派了各族群在這最關鍵時刻前來陪伴,與他們一同站立,帶來極大的安慰與鼓勵。我們更同聲宣告,泰國人民雖然失去了一位敬重的君王、一位慈父,但父神將成為泰國國民的父親、君王,起來保護、看顧泰國,並帶領泰國將進入下一個新季節、新循環。

值得一提的是,有五位屬南太平洋薩摩亞群島的家人,個個身形魁吾,手臂幾乎等於我的大腿,竟在聖靈感動下跳起戰舞。在強勁的節奏、合拍的動作中,他們個個炯炯有神,殺氣騰騰充滿整個會場,震撼著靈界堅固的營壘,大大激動了各人的靈,領導各族群一同進入了爭戰性的敬拜當中。我心中不禁雀躍莫名,想到這樣帶著神同在及權柄的敬拜,正是仇敵所最懼怕,也是教會現今最缺乏的敬拜﹗

酋長及後分享,他們的男人都被訓練成為戰士,爭戰狩獵是每個男人必需的責任。男人的天職就是好好保護妻兒、家園、族群,使妻兒可活在安全的環境下安居,開枝散葉。男人作為戰士,為悍衛家園而爭戰,不惜捨命,是他們最大的榮耀。反之,為自保而犧牲家園,就是男人最大的恥辱。

首先的男人亞當,被賦予的第一任務就是生養眾多遍滿全地,然後治理這地(創1:28)。「治理」這字的原文包含征服、克制、統治,既然要征服就必然要面對敵人。他被賦予的第二個任務是修理、看守家園(創2:15),所以男人最大的敵人不是家面的妻兒,而是要偷偷潛入家中的惡者——全地最狡猾的「蛇」,也就是魔鬼。神曾對該隱説:「魔鬼及罪必伏在你家門前,魔鬼必戀慕、死纏男人,直至男人完完全全被制服,成為魔鬼的俘擄及爪牙」(創4:7),但男人卻要奮勇起來悍衛妻兒保衛家園,抵擋魔鬼,抵擋罪,直至完完全全將牠制服,克敵制勝,家園才有安泰的日子來到,因治理之先必須先能制服仇敵。

最後,酋長警告所有男人:不能保護妻兒家園的男人就不是男人﹗因這句話,我整夜都在沉思反省,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反問自己是否一個真正的男人?男人要麼被魔鬼制服,妻兒家園都成為魔鬼的俘擄;要麼就是奮身起來反抗制服仇敵,不惜流血捨命,為要悍衛妻兒、保衛家園。除了起來爭戰,男人們還有何選擇?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