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华夏回家之后,我们深深感受到父神心中的逼切,要将全地族群带回家。为此,我们刚刚在泰国曼谷完成了一个“族群家人聚集”(Tribal Family Gathering)。来自东南亚国家,包括印度东北部、中国、台湾等地数十个不同族群,犹如散落一地的珍珠,但神要再一次亲手将他们串起来,成为一串珍贵无比的珍珠项链。当各族群穿上其本士服装,用其本士乐器、语言,同声歌颂敬拜,顿时释放出一种崭新的属天而来的声音及能力,冲破了空中灵界的压制,震撼着与会每一位家人的心灵,带来极大医治及释放。

特别的是,泰国家人正刚刚失去心中极其敬重的君王,而神却超然地差派了各族群在这最关键时刻前来陪伴,与他们一同站立,带来极大的安慰与鼓励。我们更同声宣告,泰国人民虽然失去了一位敬重的君王、一位慈父,但父神将成为泰国国民的父亲、君王,起来保护、看顾泰国,并带领泰国将进入下一个新季节、新循环。

值得一提的是,有五位属南太平洋萨摩亚群岛的家人,个个身形魁吾,手臂几乎等于我的大腿,竟在圣灵感动下跳起战舞。在强劲的节奏、合拍的动作中,他们个个炯炯有神,杀气腾腾充满整个会场,震撼着灵界坚固的营垒,大大激动了各人的灵,领导各族群一同进入了争战性的敬拜当中。我心中不禁雀跃莫名,想到这样带着神同在及权柄的敬拜,正是仇敌所最惧怕,也是教会现今最缺乏的敬拜﹗

酋长及后分享,他们的男人都被训练成为战士,争战狩猎是每个男人必需的责任。男人的天职就是好好保护妻儿、家园、族群,使妻儿可活在安全的环境下安居,开枝散叶。男人作为战士,为悍卫家园而争战,不惜舍命,是他们最大的荣耀。反之,为自保而牺牲家园,就是男人最大的耻辱。

首先的男人亚当,被赋予的第一任务就是生养众多遍满全地,然后治理这地(创1:28)。“治理”这字的原文包含征服、克制、统治,既然要征服就必然要面对敌人。他被赋予的第二个任务是修理、看守家园(创2:15),所以男人最大的敌人不是家面的妻儿,而是要偷偷潜入家中的恶者——全地最狡猾的“蛇”,也就是魔鬼。神曾对该隐说:“魔鬼及罪必伏在你家门前,魔鬼必恋慕、死缠男人,直至男人完完全全被制服,成为魔鬼的俘掳及爪牙”(创4:7),但男人却要奋勇起来悍卫妻儿保卫家园,抵挡魔鬼,抵挡罪,直至完完全全将牠制服,克敌制胜,家园才有安泰的日子来到,因治理之先必须先能制服仇敌。

最后,酋长警告所有男人:不能保护妻儿家园的男人就不是男人﹗因这句话,我整夜都在沉思反省,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反问自己是否一个真正的男人?男人要么被魔鬼制服,妻儿家园都成为魔鬼的俘掳;要么就是奋身起来反抗制服仇敌,不惜流血舍命,为要悍卫妻儿、保卫家园。除了起来争战,男人们还有何选择?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