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最后一位开国元勋、前总统佩雷斯,因中风留医,等不及犹太历5777年的来临,在9月28日与世长辞。他在以色列建国历史和中东和平进程上,皆占重要位置,他的过身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因此多位国家元首出席在耶路撒冷举行的葬礼。

传媒报道葬礼时,将焦点放于第一排坐席的阿巴斯身上。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像是宿敌,但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总统却接受佩雷斯家人的邀请,出席以色列开国元勋的葬礼,还跟以色列总理和总统握手示好。阿巴斯的举动当然触怒很多巴勒斯坦人,又给对敌哈马斯抨击的把柄。阿巴斯的政治表态,明显是向外界表达争取和平的意愿,然而与以色列有和平条约的埃及、约旦和一些中东国家,却没有元首出席佩雷斯的葬礼。

在2014年,佩雷斯接受天主教教宗方济各邀请,在梵蒂冈与阿巴斯共同参与和平祈祷会。当时他表示对以巴两个民族缔造和平的渴想。教宗致电以色列总统表达对佩雷斯的哀悼时,说“他的遗志将真正实现”。佩雷斯所推动的“和平”对于以色列是否带来真正的和平?

佩雷斯是政坛的“常青树”,曾任以色列总理、总统、国防部长、外交部长、财政部长等重要职务。在1994年,他与巴勒斯坦领袖阿拉法特、后来遇刺身亡的以色列总理拉宾,一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对和平的毕生贡献主要是促成1993年的奥斯陆和平协定。

虽然他曾主张西岸拓展殖民区,后来却对以色列领土问题的立场有变,主张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妥协。曾向时任总理的沙龙献计,推展迦萨和西岸的撤军计划,导致以色列处于危险形势。他与现任总理内塔利亚胡,在以巴谈判和土地问题上也时有争拗。内塔利亚胡领导的政党反对割地,而佩雷斯则认为以色列必须坚持以巴两国方案,为保留犹太人国家的身分,就要让巴勒斯坦立国,免得国内爆发民族冲突。他认为“以色列必将决定”,他的政见有待历史证明,但决定权肯定不是在以色列上,只有以色列的神才是历史的主宰。

阿巴斯上次到访耶路撒冷是2010年,而以巴和平对谈在2014年进入停滞阶段,现今未有复原的迹象。阿巴斯在社交网站表示,佩雷斯的过身是对所有人类和中东和平的一个严重损失,这个说法确实夸张。唯有耶稣基督才是所有人类和人间实践和平的唯一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