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最後一位開國元勳、前總統佩雷斯,因中風留醫,等不及猶太曆5777年的來臨,在9月28日與世長辭。他在以色列建國歷史和中東和平進程上,皆佔重要位置,他的過身代表著一個時代的結束,因此多位國家元首出席在耶路撒冷舉行的葬禮。

傳媒報道葬禮時,將焦點放於第一排坐席的阿巴斯身上。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像是宿敵,但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總統卻接受佩雷斯家人的邀請,出席以色列開國元勳的葬禮,還跟以色列總理和總統握手示好。阿巴斯的舉動當然觸怒很多巴勒斯坦人,又給對敵哈馬斯抨擊的把柄。阿巴斯的政治表態,明顯是向外界表達爭取和平的意願,然而與以色列有和平條約的埃及、約旦和一些中東國家,卻沒有元首出席佩雷斯的葬禮。

在2014年,佩雷斯接受天主教教宗方濟各邀請,在梵蒂岡與阿巴斯共同參與和平祈禱會。當時他表示對以巴兩個民族締造和平的渴想。教宗致電以色列總統表達對佩雷斯的哀悼時,說「他的遺志將真正實現」。佩雷斯所推動的「和平」對於以色列是否帶來真正的和平?

佩雷斯是政壇的「常青樹」,曾任以色列總理、總統、國防部長、外交部長、財政部長等重要職務。在1994年,他與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特、後來遇刺身亡的以色列總理拉賓,一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對和平的畢生貢獻主要是促成1993年的奧斯陸和平協定。

雖然他曾主張西岸拓展殖民區,後來卻對以色列領土問題的立場有變,主張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妥協。曾向時任總理的沙龍獻計,推展迦薩和西岸的撤軍計劃,導致以色列處於危險形勢。他與現任總理內塔利亞胡,在以巴談判和土地問題上也時有爭拗。內塔利亞胡領導的政黨反對割地,而佩雷斯則認為以色列必須堅持以巴兩國方案,為保留猶太人國家的身分,就要讓巴勒斯坦立國,免得國內爆發民族衝突。他認為「以色列必將決定」,他的政見有待歷史證明,但決定權肯定不是在以色列上,只有以色列的神才是歷史的主宰。

阿巴斯上次到訪耶路撒冷是2010年,而以巴和平對談在2014年進入停滯階段,現今未有復原的跡象。阿巴斯在社交網站表示,佩雷斯的過身是對所有人類和中東和平的一個嚴重損失,這個說法確實誇張。唯有耶穌基督才是所有人類和人間實踐和平的唯一盼望。